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七门调 > 82、我只要我家三娘活着

82、我只要我家三娘活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灰永丰抱着孩子,恨恨一声:“白菲菲,你要是救不了三娘,我……”
  
  “啰嗦,滚!”我一手将他推开,自己挡在了他的身前,因为那个时候,无数的槐树枝从上空垂下来,眼看着就又要来缠我们,电光火石之间,我一下子想到了纸扎火麒麟。
  
  我知道那纸扎火麒麟的珍贵,奶奶交代我一定要拿到,大巫师也想要,白敬玺也要夺,它的威力必定不容小觑。
  
  只是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催动它的法力。
  
  但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的,伸手掏出纸扎火麒麟,放到嘴边便是一口气吹下去。
  
  下一刻,纸扎火麒麟的口中,忽然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整个身子变红,一下子从我手上跳了下去,火焰腾地燃遍全身,但它却并没有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那么庞大。
  
  到底是我的法力不够,不能完全催化它的力量,它落到地上之后,倒腾着小短腿朝着大槐树冲过去。
  
  看着那小短腿,半天也跑不出一米远,我其实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心里想着,这纸扎火麒麟八成是要因为我而废了,到时候大巫师跟我要,我拿什么给他?
  
  但是一转脸,看到那骷髅再次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我心中不由自嘲的笑了,今晚能不能走出这木家村还是个未知数,还管别的那么多干什么?
  
  我的手再次掏出剩下的纸人,准备故技重施的时候,身后,灰永丰忽然大喝一声:“去他妈的这个害人精,给你!我只要我家三娘活着!”
  
  嚎啕大哭的婴儿就那么从我的眼前掠过,朝着那骷髅扔了过去,我想伸手去抓,却已经来不及了,我转身就想冲着灰永丰吼,但灰永丰已经又化成一只灰老鼠,鼠尾一下子伸长,勾住了一根槐树枝,一跃而上,朝着灰三娘身上跳去。
  
  他的尾巴被槐树枝缠住,前爪却终于搭在了灰三娘的身上,尖锐的牙齿咬着捆着灰三娘的绣球,那些缠着他的尾巴,朝着鼠身蔓延而去的槐树枝,他已经完全不管了。
  
  我闭了闭眼,知道灰永丰此举只是去送死罢了,我也实在管不了他,只能去抢孩子。
  
  骷髅接住那孩子,爆发出狂野的笑声:“只要让你归位,我就自由了,我要自由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尖锐的嚎叫声冷不丁的响起,一下子吸引住了我们所有人的视线,紧接着,天仿佛瞬间亮起来了似的,冲天的火焰像是燎原的星火一般,袭遍了大槐树的全身。
  
  男男女女的嚎叫声从树根、树身乃至于树梢上响起,那大槐树不停地扭动着,树枝拍打着树枝,像是要自行将火扑灭似的。
  
  而那只小短腿纸扎火麒麟,正趴在树干上,紧紧地贴着树干,身上的火舌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不愧是我太爷爷留下的东西,即便没有完全施展开,却依然这么厉害。
  
  一般的火是不可能伤到这槐树精的,纸扎火麒麟能够作为耀光玻璃厂的镇阵之兽,能够爆发出来的法力自然是不容小觑。
  
  对上这千年槐树精,真是一物降一物。
  
  这真是意外之喜了,没想到最终是这纸扎火麒麟帮我扳回了一局。
  
  槐树枝在半空中狂魔乱舞,本来缠着灰永丰和灰三娘的树枝,断的断,松的松,灰三娘解脱,化成了一只雪白的小白鼠,灰鼠背着白鼠,迅速的朝着外围跑去。
  
  灰永丰驮着灰三娘跑了,槐树精被火麒麟缠住,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火势越烧越旺,天上忽然雷声阵阵,那纸扎火麒麟身上的火舌一下子全数灭掉,掉在了地上。
  
  我毫不犹豫的冲过去,捡起纸扎火麒麟,身后,骷髅抱着孩子也跟着冲上来,企图拿下我。
  
  但就在这个时候,雷声已经到了头顶上方,我将纸扎火麒麟揣进怀里,一个翻滚朝着旁边滚出去,而那骷髅抱着孩子,也跟着闪离。
  
  就在我们各自逃命的当口,炸雷响起,一道粗壮的闪电正中大槐树的树干,咔擦一声,大槐树的树干被从正中央生生的劈成了两半,雷火一下子掩盖了纸扎火麒麟点出来的冥火,烧的更加旺盛。
  
  我当时趴在一片被踩的平平的荒草上,看着不远处,那被劈开的大槐树的中央,密密麻麻的各色冤魂痛苦的扭曲着身体,渐渐地被雷火吞噬。
  
  而那声炸雷,显然也惊到了被骷髅抱着的孩子,他应该是被吓坏了,短暂的静默之后,忽然爆发出惊人的哭声,哇哇的一下子将我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而当我的视线搜寻到那婴儿的同时,却也正好看到了他身后的那副骷髅,骷髅里却已经没有了红光。
  
  木公主不在灰重山的骷髅里面了,她人呢?
  
  但很快,我就看到更远一点,一团红光在不停的扭曲着,翻滚着,那种状态,比被劈的大槐树中间的那些冤魂好不了多少。
  
  我看着那红光,再回头看那槐树精,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木公主当年在沙场之中消失的马车以及尸首,应该就在这槐树精的下面。
  
  槐树招魂,这一片沙场就是它赖以修炼的沃土,它禁锢着在这片沙场曾经殒命的一切阴魂,但既然木公主也被它禁锢,大大统领呢?
  
  木公主找了大大统领那么多年,那大大统领的魂魄就必定不在这槐树精的控制之下,难道当年大大统领不是死在这片沙场上的?
  
  不,不可能的,大大统领死在战场上,这个消息怎么可能错呢?多统领士亲眼目睹到那一幕的?
  
  我这边正想着,猛地一个激灵,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婴儿的哭声呢?刚才还哭的那么凄惨,这会子怎么半点声音都没有了?
  
  我转头看去,就看到木公主那道扭曲的魂魄又重新回归到了骷髅里面,手骨按在婴儿的嘴上,试图将婴儿抱起来。
  
  可是因为雷火在灼烧着槐树精,对她也产生了巨大的伤害,抱起的婴儿,忽然从手骨之中滑落,眼看着就朝着地上掉下去。
  
  我一个俯冲,手肘擦着地面扑了过去,双手用力往上捧去,而那手骨也试图扯住包裹着婴儿的褥子,却只听得撕拉一声,褥子被抓破,婴儿从缺口就那样掉落下来。
  
  伴随着婴儿掉落,有什么东西也跟着落了下来,我双手堪堪接住婴儿,将他抱回怀中,一个翻滚坐起来,长吁了一口气。
  
  有惊无险,却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而另一边,那骷髅跪在地上,盯着草丛中,一块白莹莹的东西,一动不动的看着。
  
  那东西,就是刚才从婴儿身上掉下去的,半月形的玉佩,上面雕刻着半只凤凰图案,顶端开着一个圆孔,穿着一条红色的璎珞,璎珞已经有些微微褪色,一看就是老物件了。
  
  那骷髅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东西,就连被雷火灼烧的痛苦都被忽略掉了,好一会儿,手骨慢慢伸出,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
  
  骷髅发出铬渣铬渣的声音,喉骨中间一点一点的裂开,从里面慢慢析出另一块半月形的玉佩来。
  
  大红色的璎珞,白莹莹的玉佩,半月形的形状,只是上面雕着的花纹,却不是另一半凤凰,而是半条玉龙。
  
  两块半月形的玉佩轻轻靠拢,咔哒一声,从中间彼此锁住,形成了完完整整的一块龙凤玉佩。
  
  骷髅的手在抖,我也懵了。
  
  灰三娘说过,当年大大统领战死后,木公主派人去找,最终却只找到了他们的定情信物。
  
  设想一下,当年大大统领要远征,木公主将自己的半块定情信物一并让大大统领带走,就像是她陪在他身边一样,等到他凯旋归来,再归还属于木公主的那半块玉佩。
  
  可大大统领没能回来,木公主派人只找到了半块龙佩,还有半块凤佩跟着大大统领一起消失了。
  
  可已经消失了的凤佩,怎么又会在几百年之后,出现在了这个婴儿的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