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盖世双谐 > 第六十三章 夺头

第六十三章 夺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制伏了沈幽然后,孙亦谐和黄东来便打算把他先运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
  他们至少有两个理由留下沈幽然的性命:其一,沈顾二人的这个阴谋策划了这么多年,肯定还有不少尚未展现出的秘密有待发掘,所以有审问的价值;其二,怎么处置他,最好是由今天被他阴了的各路武林人士公开商量着决定,而不是由孙黄二人私下处理——虽然他们就算真的把沈幽然杀了也不会有人多说半句,但人心难测,你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是君子,万一事后有人怀疑他俩是从沈幽然口中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故而杀人灭口,那便又多生枝节了。
  运送沈幽然的方式双谐自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辆用来送米面的小推车足矣,他俩把已经中毒麻痹的沈幽然搬了上去,便出发了。
  那“安全的地方”,离这里也不算太远,就是一公里外的一栋普通民居;那民居里面的住户此时自是已经被打发走了,现在那屋里有三个人:一个是已经没有了行动能力的白如鸿,另外两个是负责照顾和保护他的淳空和柳逸空。
  柳少侠和淳空小师父都是不太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事实上两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开过杀戒,故而他们并未跟着那两百人的大队伍去围剿天奇帮,而是选择留在这间民居里保护白道长。
  这凌晨时分,城里除了起火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的街上基本空无一人;别说推车了,飙车都可以。
  因此,孙亦谐和黄东来一路小跑,只花了六七分钟就推着沈幽然和淳空他们会合了。
  虽然也猜到了孙黄二人不可能用什么常规的手段去制伏沈幽然,但当柳少侠和淳空小师父看到沈幽然那副全身石灰粉、瘫在小推车上的惨相时,也不禁对其生出了几分同情。
  把人送到后,孙亦谐和黄东来当即就又要走,而他们要去的地方自然是那不归楼。
  无他,孙黄二人打算把那思秽居里有用的东西kiang一些出来,暗中私吞了;而剩下那么特别歹毒的、祸害人的玩意儿,或是一时间拿不走的,就一把火给他焚了,免得日后被旁人惦记。
  这事儿可不能拖,且最好就趁着那帮武林人士跟顾其影纠缠的时候去办了。
  此前,黄东来只告诉了那些人自己查明了极乐蛊的解法,但他并没有告诉他们“尊主”就是不归楼的老板,也没有说自己具体是在哪里找到这种方法的。
  他不说的理由也很简单:假如他把这一层信息都给说了,那很有可能会有人当场就开始动歪脑筋,比如……趁着大部队分别往南北迂回之际,悄悄溜走,然后潜入不归楼去,从思秽居里偷一些和极乐蛊类似的东西出来,今后自己拿来害人。
  类似这样的可能,孙黄二人又岂会想不到呢?
  以小人之心度所有人之腹,才是定计之根本;所以基本上,他们只要把自己在遇到事情后内心瞬间能萌发出来的那些歪点子全都套用到别人身上,就能防住绝大多数的骚操作。
  然,他们终究也是有算不到的事情……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那栋民居、再返不归楼之际,一个蒙面人,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此人中等身材,身穿一袭黑色夜行衣,以黑布蒙面蒙头,只路双眼;他的手里没拿兵刃,不过背上背了个包袱,那包袱比篮球大点有限,斜绑在身上也并不怎么影响活动,而看那轮廓,包袱里面似乎是装了个四四方方的盒子。
  他来得无声无息,就如一个突然出现的鬼魅,你一转身他便已站在了那里。
  “来者何人?”黄东来见了他,立刻喝出了这么一句;其实黄哥主要也不是想得到回答,而是想提醒屋里的淳空和柳逸空外面出事儿了。
  “呵……”那蒙面人根本没回答他们的意思,只是轻笑一声,紧接着就抬起双掌,一运一推。
  下一秒,孙黄二人就双双被掌力推飞而起,两脚离地,撞到了墙上。
  其实像这种内功外放的远程攻击,沈幽然也可以做到,但以沈幽然的内力,无论是内功外放时最远射程、扩张范围、还有力道……都远不能和眼前这个蒙面人的修为相提并论。
  好在这蒙面人压根儿就没把孙黄当回事儿,只是用一种类似驱赶苍蝇的心态在随意出手,所以他俩只是被暂时打蒙倒地,并没有留下什么内伤。
  而听到声音,从屋里杀出来的淳空和柳逸空,受到的也是相似的待遇……
  但见,那柳逸空箭步冲来,欲出刀制敌,谁知,其腰间的弯刀刚从鞘里被抽出了半截儿,那蒙面人就一个抢步闪到了柳逸空的侧面,轻轻往他手上一摁,就把他的刀又给摁回去了。
  “小子,轻功还不错。”那蒙面人的声音很普通,说这话时的语气也很轻松,“就是刀法差了点儿……”
  呼——
  他话音未落,淳空的一记般若掌已从另一个方向破风而来。
  “小师父……你这掌也未免太‘慈悲’了些。”那蒙面人不慌不忙,谈笑间,他便以左掌推开了柳逸空,同时出右掌与淳空的掌力一对。
  于是,淳空也飞出去了……
  转眼之间,这四位“少年英雄”就被这个蒙面人打得东倒西歪,且个个胸中都被雄浑的内劲搅动得气血凝滞,一时间站都站不起来。
  “我今天心情好,不乱杀人。”那蒙面人扫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放心,我取了要取的东西,立刻就走。”
  说罢,他就进屋了。
  而还没等屋外的四人从地上爬起来呢,他就已经出来了。
  达到了目的,这蒙面人也不多逗留、更没有啰嗦,他甚至都没多看那几个年轻人一眼,便脚下一点,遁入了夜空之中。
  那确是,来时无声无息、去时无影无踪,真正的高手风范。
  片刻之后,黄东来他们终于起得身来,并赶紧进屋查看;只一眼,他们便知道那人取了什么——沈幽然的人头。
  此时,沈幽然那尸体的周围,血流了一地,不过方才那蒙面人离去时身上倒是没沾什么血,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
  到这会儿再回忆一下那个蒙面人所背包袱的轮廓,想必那里面应该是个专门用来装人头的盒子,可以防止血隔着布渗出来。
  不幸中的万幸是……与沈幽然共处一室的白如鸿倒是没事儿,看来那蒙面人来此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杀沈幽然而已,对其他人他并不感兴趣,而他取走人头的行为无疑是为了向某人或某个组织交差。
  毕竟……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没有什么比本人的头颅更能切实地证明某个人已经死了的。
  “妈个鸡的,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妖人?还好这货没打算杀我们,不然咱就交代在这里了。”大约过了五分钟后,孙亦谐又琢磨了一下这事儿,才有些后怕起来。
  江湖,终究是凶险的,即便是沈幽然这样的掌门级高手,若在情急之中毫无准备地踏入了埋伏,那也有可能被一波带走,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初出茅庐、武功尚浅的小辈?
  刚才的那个蒙面人若真想杀死他们,不过就是一念之间、动动手指的事情。
  哪怕你机关算尽,自觉算无遗策,也难保会遇到这种毫无情报依据的突发状况,而这个时候……就全得靠硬实力了。
  “算了,这事儿先不管。”黄东来倒是比孙亦谐冷静多了,黄门到底也是武林世家,纵然黄东来自己没怎么走过江湖,但他从小到大见过的高手、听过的武林轶事可是不少,十几年耳濡目染过来的人,自然比孙亦谐更清楚他们俩在江湖上到底有多菜,“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再到‘那里’去跑一趟,看看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