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二章 计收大师兄

第二十二章 计收大师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天晚上的异事,在孙亦谐和云释离的一通忽悠后呢,大致上就算是混过去了;毕竟实际看见玉尾大仙的目击者总共就五个,而后来玉尾大仙究竟跟孙云二人说了什么,则只有他俩和玉尾大仙本妖知道了。
  
  孙府的那些下人反正也没看见啥,很好打发;而那胡秋、卢大人和卧涧大师皆是有身份的人,口风都比较紧,不会到处去串闲话,再者……这种事,他们真到处说去,也未必有人信。
  
  第二天,云释离就带着那“游湖遇仙图”离了孙府,此事便算告一段落。
  
  就这样,两个月的功夫一晃眼就过去。
  
  春去夏来,又是一年盛夏。
  
  这天,晚饭过后,孙亦谐刚好挺闲,他便决定去“西湖雅座”那儿晃一圈,算是例行巡视。
  
  说起这西湖雅座,近来确是日进斗金,声名远扬;不但是午市座无虚席,回头客众多,就连那只在晚上开放的“凯子包厢”也是夜夜坐满,连预定都排到一个月后了。
  
  毫无疑问,孙亦谐的那套经营策略非常吃得开,而平日里负责这酒楼运营的薛推也是功不可没,再加上后厨有袁方治和张二贵这俩御厨坐镇,这买卖自是想不红火都难啊。
  
  不过,这两个月期间也不是没有什么风波,主要就是有些从外地慕名而来的客商在感受过西湖雅座的这种“高端服务”后纷纷起了效仿的念头,甚至有不少人当场就试图重金挖角薛、袁、张三人。
  
  当然了,这种挖角是不可能成功的……
  
  倒也不是那些老板给的待遇不如孙亦谐的好,只是因为孙亦谐对薛推、袁方治和张二贵有恩——正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孙亦谐曾在这三人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他们一把,那他们自是要知恩图报。
  
  更关键的是,早在这酒楼开业前,孙亦谐就已经把自己从兰若寺里搞到的那本“太和公秘传食谱”当作顺水人情送给了袁张两位师傅;对厨师来说,这可是无价之宝,收了这么重的礼,这人情债肯定是干到退休也还不完了。
  
  “唷!少东家您来啦!”这西湖雅座的小二也都眼尖、机灵,孙亦谐还离着大门老远呢,负责在门口迎客的伙计就已经把他认出来并迎了出来。
  
  “啊……来看看。”孙亦谐一边应着,一边已走了进来。
  
  因为这会儿是晚市,只有顶上两层在营业,所以他走进这一楼大堂时周围还挺清静的。
  
  这,也正是孙亦谐想要营造出的氛围。
  
  他并不希望那些奔着楼上雅间儿来的客人一进酒楼先是看到一片乱乱哄哄的热闹景象,然后再穿过嘈杂的大堂上楼入座——当初那顾其影的“不归楼”就是如此,其用户体验并不好。
  
  孙亦谐是希望,当那些凯子们走进西湖雅座时,立刻就有一种走进了会员制的高档会所的感觉。
  
  “薛掌柜在楼上招呼客人呢,要不我把他给您请下来?”伙计明白孙亦谐过来肯定是先找薛掌柜问话,所以他根本不会问“少东家您来干嘛”这种废话,而是直接问了这句。
  
  “不必,你歇着吧,我自己上去寻他。”孙亦谐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跟过来,随即就上了二楼。
  
  您可别小看这句“歇着吧”,一般当老板的可不会在工作时间跟员工说这句话,就算说了多半也是在阴阳怪气,但孙亦谐就经常跟手底下人说这个,而且都是正经让对方休息的意思。
  
  “偷懒”是人的本性,撇开一些特例,绝大多数服务类和基层操作类的工作都是有偷懒的空间的,也的确有偷懒的必要;适当的偷懒不但没有害处反而能提升工作的效率,“老练”的员工大多都能找到一套不影响效率的、适合自己的偷懒方法……对于这样的员工,聪明的管理者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人家把该做的工作完成了那都是好事儿,而无能的管理者则会像周扒皮一样抓着各种鸡毛蒜皮的纪律不放,甚至连上厕所都要限制别人时间,最后反而降低了员工的工作热情和效率,或是把人给逼走。
  
  就拿眼下这个伙计来说吧,眼力劲儿也好,人也机灵,又会说话;这西湖雅座晚市的客人本就不多,有人进来的时候他自然会在门口毕恭毕敬的站好了迎宾,那没人的时候呢?
  
  你要是让那种总想着“榨干员工每一分劳动力”的老板来,肯定就会要求他在没人的时候也跟旗杆似的那么站着,只要抓到一次没站好就扣钱。这样搞法……到最后要么就是这人因为站久了影响他迎宾时的状态,要么就是人家被扣钱扣得太伤,或觉得站得太苦,拿这点钱不值,干脆就不干了。
  
  而孙亦谐就不同,他可是深谙人性,况且他自己就是个极懒的人,所以他绝不会犯这种错误;每次他召集手下人开会的时候都会明确表示:“只要不影响工作,你们能歇着就歇着,千万别跟我客气,客气了我也不加钱。”
  
  这半年来,连薛推都学会了孙亦谐这套管人的法子,用了之后直呼“少爷高深莫测,薛某过去太浅薄了”。
  
  言归正传……
  
  且说这孙亦谐噔噔噔就自个儿一路上到了顶楼。
  
  巧了,他刚踏上那层的走廊,还站在楼梯栏杆的边儿上呢,就遇见了薛先生。只是不知为何……后者的脸上,此刻正摆着一副挺纠结的神色。
  
  “嘿!薛先生,您……”孙亦谐还没来得及跟对方打上一声招呼呢。
  
  薛推就凑上前一步,赶紧压低了声音抢道:“嘘——少爷,借一步说话。”
  
  那您说他一个打工的掌柜敢“嘘”自己的少东家吗?其实也看情况,关系好的就敢;古时候有那主仆感情好得跟一家人似的,也有亲兄弟之间跟冤家仇人似的,这都分人。
  
  薛推和孙亦谐的关系显然就不错,孙亦谐一看薛先生这样,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儿了,所以他也不说什么,随着薛推又折返回了三楼去。
  
  “怎么啦?”孙亦谐随口一猜,“是不是……来了什么不好招呼的客人?”
  
  他的直觉还挺准。
  
  “不是不好招呼……”薛推回道,“招呼是挺好招呼的,人家也挺客气,对饭菜也说满意,就是……”他说到这儿,抬头往上翻了翻眼,“我怀疑他身上没带钱。”
  
  “什嘛!”孙亦谐听到“没带钱”这三个字时,嗓门儿一下子就提高了几十个分贝,“你给细说说,这人谁啊?怎么回事儿?”
  
  “他进门的时候就一个人,没带下人随从,也没报姓名,开口就说要最好的雅间儿。”薛推也是一脸难色,如实回道,“这样的主儿,咱确实也是头回遇上……倘若他是破衣烂衫、灰头土脸,或者面目可憎、贼眉鼠眼……那咱也不跟他客气,直接当他是来吃霸王餐的轰出去得了;但我看那小子的穿着打扮,虽称不上阔气,却也挺像样儿的,而且他那仪表气度着实不俗,看着不像是一般老百姓、更不像是地痞流氓……这样儿的,咱也不敢得罪啊,万一人家真是达官显贵,只是穿得比较低调,一进门我就愣让别人掏兜儿给我看看有没有带银子……那多不合适啊。”
  
  “嗯……”孙亦谐点点头,接道,“所以你就正常接待他了呗?”
  
  “唉……咱打开门做生意,可不得接待他吗?”薛推回道,“我按他说的,带他进了那‘达芬奇密码’之后啊,他就把咱这儿最好的菜全给点了一遍,还要了足足一坛子好酒,到这会儿他已经入席一个多时辰了……我好几次找借口进他那屋去招呼,他也都笑脸相迎,但我套他话却是套不出来,连个姓儿都不告诉我,我这越想越不对……”说话间,薛先生的眼神儿又上翻一眼,再道,“我刚才也是前脚从他那屋里出来,后脚就遇上少爷您了,您看这事儿……”
  
  “行,薛先生您甭管了,这事儿你就交给我。”孙亦谐听到此处,已有七八分把握认定了那人就是来吃霸王餐的,故言道,“我进去跟他聊会儿,若他真是来白吃白喝的,我三言两语那么一说,定能识破他……到时候呢,能搞定我就自己搞定,搞不定嘛……咱去衙门喊人也好,下药放迷烟也罢,反正总有办法儿的。”
  
  “那……少爷您多加小心啊。”薛推道。
  
  “知道,你就瞧着吧。”孙亦谐说罢,回身就重新上了楼,直奔那最好的雅间儿“达芬奇密码”去了。
  
  笃笃——
  
  他也没贸然行事,而是很礼貌地先敲了门。
  
  “进。”门内传来的是个男人的声音,听着年纪不大,中气挺足,且已带了几分醉意。
  
  孙亦谐闻声便推开了门,没想到,他在门口跟屋里的那位目光一对,嘿!认识。
  
  那屋里这位到底是谁呢?
  
  此人姓唐,名维之,乃是“前”崆峒派第十九代大弟子,不过现已被逐出师门了。
  
  前文书中有讲到过,唐维之他曾在那汝南城的“百日擂”上跟宋项比过武,结果却被那“无影剑”赵迢迢暗算而落败;孙亦谐、黄东来和雷不忌当时在台下目睹了全过程,自然对他的面目有印象。
  
  “诶?怎么是你?”这边孙亦谐还没开口呢,那边唐维之也把他给认出来了,故脱口而出道了这么一句。
  
  “哦?”孙亦谐见对方是这反应,便不动声色,顺水推舟地试探道,“这位兄弟,你认得我?”
  
  “呵……”唐维之笑了笑,应道,“鼎鼎大名的‘东谐’,被人认出来也不奇怪吧?”
  
  孙亦谐自打回杭州之后就没怎么跟江湖道上的人打过交道了,所以他还不知道,经过这半年时间,在庶爷的运作下,“东谐西毒”早已成了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字号,很多孙黄二人此前做下的事迹也都在种种“有计划”的传言中不断被夸大、发酵……这就导致了一个很奇葩的情况,即在他俩并未踏足江湖的这半年里,他们的名声反而变得比之前更盛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