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盖世双谐 > 第二十八章 偶遇“飞来剑”

第二十八章 偶遇“飞来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且说那孙亦谐和林元诚结伴行了两天,或许是因为有孙亦谐的存在,这两天里,他们未再遇上类似酒肆偷袭那样的事儿了。
  
  于是,两天后他们便顺利入了登州城。
  
  由于“七雄会”举办在即,如今的登州也是十分热闹,可以明显看出街面上佩刀带剑的人多了起来;当然了,和一年前那少年英雄会相比,这阵仗还是小多了。
  
  孙林二人来得还算早的,所以仍能在比较好的客栈里找到相对不错的房间。
  
  说起来,林元诚这一路上可是占了孙哥不少便宜——跟孙亦谐一起旅行,别的不说,吃住肯定都差不了,而且都是孙哥掏钱。
  
  虽然林少侠也有跟孙亦谐客气过,但后者却并不跟他客气;再者,孙亦谐平时点的酒菜、要的房间……全都是比较贵的,林元诚若是强行要求各付一半、或是和孙亦谐分开吃住……一来他那盘缠有点吃不消,二来还会搞得很尴尬,所以说了一两回后,林元诚也就不说了。
  
  不过,林元诚嘴上是不客气了,心里却是把这些都给记着的。
  
  像林这种性格的人,别人欠他的,他或许会忘,但他欠别人的,他一定会记得。
  
  孙亦谐也看得出这点,所以他十分乐于让对方“占他的便宜”,毕竟……这世上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
  
  这日傍晚,两人在客栈里安顿好了,便下楼到大堂里吃饭。
  
  孙亦谐选了张位于西南角的饭桌,那儿有个屏风稍微遮挡一下,虽没有全挡死,但也算是个比较好的位置了。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孙亦谐和林元诚自然是熟络了不少,两人之间的话也是越来越多,因此,酒才过两巡,两人已聊得颇为高兴。
  
  就在这时,店门口忽然一阵鼓噪,紧跟着就闯进来五条大汉,个个儿是劲装疾服,刀剑傍身,说话也是极为大声,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跑江湖的。
  
  “小二!赶紧的,好酒好菜都拿上来!”这五人中为首的那个,嗓门儿尤其大,个子也是五人中最为魁梧。
  
  他的相貌和他的声音很相称:一张黝黑的脸孔,面皮黑里透着黄,还油亮油亮的;浓眉下是一双细目,鼻宽口阔;说话时嘴张得很大,远远看去也能瞅出他那黄齿红舌,唾沫星子乱飞。
  
  林元诚的江湖经验不算少了,他一眼就认出,此人乃是黄山一带人称“飞来剑”的剑客翟皓,而其身边的四人,应该就是平时跟着他混的小弟;他们自称是“徽州五义”,不过江湖上的人都知道,除了那翟皓还算有两下子外,其他四个都是不入流的角色,基本就是跟在翟皓身边溜须拍马的喽啰。
  
  “大哥,这座儿好,您坐这边儿。”
  
  “大哥,椅子脏,我给您擦擦……”
  
  这不,那翟皓还没坐下呢,他那四弟五弟就已经伺候上了。
  
  那店小二的眼力劲儿也不差,他知道这些大声嚷嚷的主最难伺候——越是这种素质低下的客人,越是喜欢跟他们这些店员过不去。所以,他一边儿悄悄催促厨房快点儿出菜,一边儿就以最快的速度把一坛好酒和几个大碗给他们送上了桌。
  
  果然,这帮人一见那黄汤就立刻high了起来,他们都不用下酒菜,就一人两碗这么灌下了肚去,紧跟着他们那嘴里就更没把门儿的了……
  
  翟皓当时就开始吹自己过往的战绩,说的也无非都是自己那几个兄弟早已知道、或是亲眼所见的事。
  
  大概的模式就是:“老三,你还记得那谁谁谁吗?”
  
  老三就高声回道:“那能不记得吗?他们还敢跟大哥您叫板,结果在您手底下都过不去十招。”
  
  接着老二老四或老五中就会有一人用更高的声音喊:“不是兄弟我吹,当今天下,要论刀法,应该是那辽东神刀山庄的‘宋无敌’数第一,但论剑法,能跟大哥您一较高下的怕是没有几个了。”
  
  诸如此类的对话……是江湖二三流角色最喜欢也最常用的装逼模式。
  
  一般来说,在越是人少的地方吃饭,他们的声音越大,吹得越过;而假如他们走进一家店里,一眼望去看见里面坐了一桌或几桌穿着高门大派弟子服的人,他们就没声儿了……就算要吹逼,也不敢吹得太夸张。
  
  今天,他们显然是看这家客栈的大堂里没坐多少人,看起来也没几个江湖打扮的,所以才那么来劲儿。
  
  那孙亦谐在旁听他们说了一会儿,不禁问道:“林兄,那几个是谁啊?他们那位大哥真有这么厉害吗?”
  
  “呵……”林元诚闻言,当时就笑了,“他们啊……自称是‘徽州五义’,名头好似还挺响,但其实只有他们那老大‘飞来剑’翟皓有点能耐,其余那四个嘛……怕是连我们前几天遇到的普通杀手都不如。”
  
  “哦?”孙亦谐几乎是出于拱火本能就接了一句,“那翟皓和你比,谁的剑法更高明些?”
  
  “哈哈哈……”林元诚这下可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孙兄莫要玩笑,拿他跟我比,岂不是在辱我吗?”
  
  “哦~明白了,抱歉抱歉。”孙亦谐也笑了,“不说了,我自罚一杯。”
  
  列位,他俩说这几句话的声音可不大,而且此时整个大堂里都是翟皓和他那四个兄弟嚷嚷般的吹逼声,若是让普通人来听,至少得走到孙林二人座位旁边那屏风后,才能听清他们说了什么。
  
  然,这几句话,偏偏就落到了那徽州五义中的刘老二耳朵里。
  
  这刘老二别的武功不行,就耳功还不错;您还别看不起这类“侦察型”的武功,没准关键时刻反而是这种功夫能救命——听见情况不对可以提前跑路嘛。
  
  刘老二在这五人里算是脑子比较好使的了,他听到那几句话后,也没急着说出来,只是起身给大哥倒酒,然后绕着自己那桌走了几步,装作不经意地朝大堂的西南角瞟了一眼。
  
  当他看清坐在那里的只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时,他才俯身到翟皓耳边,把刚才听到的话给汇报了。
  
  “嗯?”翟皓一听,瞬间就变了脸。
  
  他“啪”地拍了下桌子,登时就站起了身,恶狠狠地瞪着孙林二人的所在,迈步就走了过去。
  
  那老三老四老五一时间也没明白咋回事儿,不过刘老二给他们使了个眼色,他们便好似懂了,几人随即也都气势汹汹地跟着翟皓一同围了过去。
  
  呼啦——
  
  翟皓走到那儿时,一甩手就先把那个屏风给扫翻在地,接着就站在孙林二人的桌边,居高临下地冲着林元诚大声喝道:“小子,你以为你说话我听不见吗?”
  
  这番阵仗是啥意思,无论是客栈的掌柜,还是周围吃饭的客人……都懂。
  
  前文也说了,大朙的百姓对这类江湖仇杀习以为常,基本都知道什么样的热闹可以看,什么样的不能看;眼前这无疑算是“可以看”的一类,所以他们也都没跑,只是保持距离默默瞧着。
  
  “哼……”另一方面,林元诚则坐在那儿动都没动,一脸的冷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