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章 剑应有心人

第三十章 剑应有心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阳西下,涛声似啜。
  平静的海面上,一艘连桅杆都已被折断的破烂帆船正在随波逐流。
  起航的那天,这船上足有二十来人,可现在,只剩两个了。
  寺岛康平背靠着船舷,瘫坐在甲板上,望着远处的晚霞,他的身旁,还倚靠着一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男孩。
  “大叔,太阳快要落山了吗?”男孩的眼睛早已看不见东西了,不过这也让他的其他感官变得相对敏锐。
  “是啊。”寺岛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力,但他还是竭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亲切温和,“是感到冷了吗?太郎。”
  “嗯……”太郎摇了摇头,“不,大叔的身边很暖和。”
  “是吗……那就快睡吧。”寺岛念道,“睡着了就不会感到饿了,也许明天你醒来,我们已经到陆地了呢。”
  “大叔真的还相信吗?关于‘朙’的事……”太郎问道。
  “当然相信。”寺岛回道,“‘朙’是存在的,这毫无疑问。”
  “不……我不是说那个……”太郎道,“我是说……大叔真的相信,海的那一边,会是一个没有战争、没有争斗、人人都能得到幸福的地方吗?”
  寺岛沉默了。
  太郎说的这话,是他们离开家乡的那天,船上这二十个人的领头者,即他们的村长对他们说的;尽管……这位村长自己,也从未到过大朙。
  连孩子都不相信的话,大人们又怎么会信呢?但这些上了船人,除了去相信,也别无选择。
  他们所居住的藩国不久前刚被幕府军所争讨,战争席卷了他们的家园,他们的家人被残杀、强暴、侮辱,他们的财产被掠夺、尊严被践踏、生命亦如草芥般被肆意摧残。
  既然家乡已成修罗地狱,那纵然是谎言中的理想乡,也是值得去追寻的,毕竟……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别胡思乱想了……”寺岛说谎了,不为自己,只因他不想让身边的男孩被现实的绝望所击垮,“村长怎么会骗我们呢?只要到了大朙,我们就什么都不用再担心了,那里会有好多好吃的,有温暖软和的床,亲切的村民会把我们当亲人一样对待……所以,太郎,你要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天一早也许我们就能见到那些了。”
  太郎听了,露出了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大叔……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寺岛倒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改变话题,不过还是回道:“我吗……要是没打仗的话,我应该还在父亲的道场里当剑术师范吧。”
  “呵……”太郎笑着应道,“完全不意外呢……我现在都能想象出大叔一脸正经的在道场里大声呵斥后辈们的样子。”他顿了顿,沉吟道,“像大叔这样的人,说谎的本领果然都好烂啊……”
  这一刻,寺岛才意识到,他身边的这个孩子、这个经过了战火洗礼的孩子,远没有他认为的那样天真。
  或许,这个瞎眼的孩子,对于这个世界,看得反而比他更为透彻。
  “大叔,我累了。”太郎的声音慢慢变低了。
  “睡吧,大叔会守着你的。”寺岛道。
  “大叔,如果明天我没有醒来,就请让我一直睡下去吧……”太郎的语气很平静,很显然,他已可以像一个大人一样……不,是可以比大人更为冷静地去谈论死亡。
  而寺岛没有去回应这句话,因为他也不知道任由对方“醒不过来”究竟是残忍还是仁慈。
  太郎的话仍在继续:“……那样,我或许就能再见到爸爸和妈妈了……”略微停顿了一下后,他又用关切的语气道,“答应我,大叔,如果我真的醒不过来了,请不要把我和其他人一样扔到海里,在我腐烂之前,我的血和肉……”
  “不要再说了!”寺岛突然高声喝止了对方,没让太郎把最后半句话说出来,“自作聪明的小子……别看不起大人!想让别人从小孩那里接受那种到死都报不了的恩情吗!”
  吼声尽时,两行热泪已从寺岛的脸上流了下来。
  而太郎也的确没有再说话了,他已靠在寺岛的身边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艘经过此处的海盗船发现了已经饿昏的寺岛,和一具小男孩的尸体。
  这艘船上日本人居多,他们看到寺岛的装扮和其手边的刀后,便觉得这人很可能也是个武士,没准能用得上,故而就把他救了起来。
  而太郎的尸体,则永远随着那艘破船消失在了浪涛之中。
  …………
  寺岛睁开了眼。
  他的眼前是一片荒地,头顶则是一轮明月。
  今晚,亢海蛟让他等得有些久了,久到他在闭目养神时,回忆起了一些已有些遥远和模糊的过往。
  如今想来,太郎看得的确比他透彻。
  大朙自然不是他们村长描绘中的理想乡,这里只是又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而已。
  那天过后,寺岛依然是过着随波逐流的日子:他被倭寇所救,上了贼船,便也只能跟着他们一起当倭寇,后来那伙人被大朙的军队给剿了,寺岛侥幸逃生,于是又成了个到处流浪的强盗浪人。
  他也不是不想放下刀,做一个正派守法的人,但他这个年龄,口音和举止几乎都已不可能再改,想隐藏日本人的身份是不现实的,而那时沿海一代倭寇成灾,老百姓早就恨透了倭人,且那年头也没什么遣返的说法,像他这种有前科的,一旦被官府抓获,基本就是个死。
  因此,对寺岛来说,这世上既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乡,也没有一个能真正接纳他的港湾。
  他只能日复一日地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用自己唯一擅长的一件事,即对“武道”的追求……来麻痹自己。
  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寺岛的剑道日益精湛,并逐渐变得小有名声;直到数月之前,一位中原武林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找人与他搭上了线,提出要将他收为“门客”,当然……是不能公开的那种。
  寺岛没有理由拒绝,即便已干了多年贼人的勾当,但在他心里仍认定自己是个武士,能够找到个“主公”效命,总比终日去做一些让自己也觉得羞耻的抢劫营生要强。
  就这样,今夜,他遇上了那个男人。
  当林元诚朝寺岛走来的时候,寺岛从对方的眼神中就能感受到——这也是一个求道之人,一个对剑无比诚实的人。
  虽然寺岛也看见了远处的孙亦谐和身上绑着铁链的亢海蛟,但他根本没有兴趣去问这是怎么回事儿;此刻他的眼中,只剩下了林元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