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盖世双谐 > 第五十五章 星夜定“残局”

第五十五章 星夜定“残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登州城。
  
  往日里肃静井然的漕帮总舵,这晚却是宾客盈门。
  
  他们附近那一整条街的宅子,是一户连着一户,一进连着又一进,无论堂内院中,但凡能摆桌椅的地方,几乎都摆满了酒席,那场面,端的是热闹不已。
  
  很显然,狄帮主这是在请客吃饭,而且这顿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的。
  
  按他原本的计划呢,这应该是庆功宴——为了庆祝他当上总门主,宴请一下今日所有参会的江湖群豪,也是理所当然嘛。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今天白天的七雄会上,狄不倦并没有如愿选上总门主,当然了,也不能说他“落选了”,只能说……再议。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就是下午的时候啊,狄不倦眼瞅着混元星际门加入四门三帮的事情木已成舟,于是就在台上盘算起来:“经过那姓张的和姓黄的各种挑事,现在侠义门、忠义门、兴义门全都跟我过不去,曹老三这老狐狸也已经在背后捅过我一刀了,何隐山又是个墙头草……我要是现在开始商讨选总门主的事,那我绝对选不上,必须得想办法把这事先搁下……”
  
  他这么一合计呢,就找了个借口,把此前那桩事……也就是葛世的死、还有郭琮、林元诚遇袭的事,又重新提了起来,说这事儿关系到他的名节,而且他也想“还侠义门一个公道”,所以在查明之前,他建议选总门主的事情先放一放。
  
  狄不倦找的这个理由……很不错,因为这事儿也不止是他有嫌疑;如他在诡辩时所分析的那样,若按照“嫁祸漕帮,暗夺总门主”这个动机走,那四门三帮的每个掌门都有嫌疑,所以在搞清楚之前就选总门主的确是不妥的,万一你们选出一个人来,事后证明这阴谋就是他策动的,那岂不是要干掉他然后再重选?
  
  而狄不倦这么一提呢,其他几派的掌门也不太好反对?因为反对会显得很可疑?仿佛那事情就是你搞的一样。
  
  四门三帮的掌门们不反对,其他门派的人就更不会反对了——反正这会儿你们也把新加入的第七个门派给定了?那些想加入你们同盟的门派已没了希望?现在你们谁当总门主还关他们屁事啊?
  
  至于那些本就是给面子或者来凑热闹、“做见证”的江湖豪客们,也已经见证了混元星际门“公开公正”地入选了四门三帮?之后你们要怎么查葛世的死是你们内部的事了,他们也没意见。
  
  就这样?这届七雄会便到此为止。
  
  这也是自四门三帮的联盟建立以来?他们首次在没有选出总门主的前提下就结束了会议。
  
  这会是散了,但人可没散。
  
  江湖规矩,一般来说大家来参加这种同道的集会后,负责做东的那方都是要请客的。
  
  狄不倦虽然心情是相当郁闷?但那酒宴该办还得办……就算他临时不办了?他事先定好的那些厨子、食材、桌椅、餐具等等,也都是要照样给钱的,那他何必赔了钱还得罪人呢?
  
  于是,申时前后,漕帮的船队就陆续发船?开始把那些江湖豪客们往回运。
  
  这成百上千的武林人士自刘公岛返回后,几乎是直奔了漕帮总舵?然后刚好赶上饭点。
  
  这帮……可都是习武之人啊,本来他们胃口就不小?再加上这日的中午饭也没好好吃,眼下来到这漕帮设下奢豪酒宴上?自是不会再跟狄帮主客气什么了……那个个儿是甩开腮帮子?撩开后槽牙?也甭管是山珍海味还是粗粮糙糠,狼吞虎咽着就往下顺。
  
  倒是狄帮主自己,气得胃疼,啥也吃不下,还得强作欢笑,招呼客人。
  
  …………
  
  长话短说,至子时三刻,那酒宴总算是散得差不多了。
  
  虽说大部分人酒足饭饱后还是自己回了客栈,但那种“喝躺如尸”的糙汉也不少,这些就都得让漕帮帮众们往外扛了。
  
  而就在漕帮的喽啰们连夜加班、收拾残局的时候,狄不倦也在收拾着另一个“残局”。
  
  …………
  
  吱——
  
  伴随着一阵门轴转动之声,狄不倦推开了一间茶堂的门,迈步走了进去。
  
  这茶堂里很宽敞,且灯火通明。
  
  此刻,已有五个人正坐在里面等着他了。
  
  这五位是谁,想必各位猜都能猜到:侠义门的门主鲁康、还有他的师姐雷三娘;忠义门的门主吕衍、还有其弟吕世远;另外就是兴义门的门主邵德锦。
  
  狄不倦请他们来,自是为了商讨关于他们门内弟子遭杀手伏击的事。
  
  这档子事儿,毕竟是狄不倦的嫂子阮氏搞出来的,尽管现在事情并没有败露,但显然也没有“了结”,如果狄不倦不趁热打铁把这事儿给平了,不仅是他当总门主的计划会有阻滞,甚至还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对他的“侄子”狄瑰不利。
  
  因此,今日在酒席之上,狄不倦是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就在暗自思考着该怎么将此事揭过去……
  
  他的城府智谋还是可以的,没多久他就有了主意,于是他便派人去请了侠义门和忠义门那四位散席后到茶堂一叙。
  
  至于那邵德锦……其实没有人请他,他是散席后看到鲁门主他们往后堂走了,便自己跟来了。
  
  事到如今,这邵德锦是真没必要来的,因为林元诚都已经跟他翻脸、不再是他兴义门的人了,他还有什么立场再去为林元诚讨“公道”呢?但姓邵的这人嘛,大家都懂……小人之心嘛,他就觉得这事儿里有便宜可占,要是不来就亏了。
  
  所以邵德锦不但是来了,还嚣张得很,他看着那刚进屋的狄不倦,第一个开口道:“狄帮主好大的架子,让我们好等啊。”
  
  这话,旁人可不会说,就算是苦大仇深的雷三娘都不会讲,因为他们都明白,狄不倦会来得晚,也是为了应酬外面的那些江湖同道;那些人今日可不是冲着漕帮来的,而是冲着“七雄会”来的,这酒席之上狄不倦要是招呼不周了,砸的那也是四门三帮的脸面。
  
  就只有那邵德锦,非要找这种很low的斜茬儿,仿佛他来这么一句,狄不倦就真理亏了、还欠了他点儿什么似的。
  
  “狄某,还是要顾及一下这四门三帮的脸面的……”果然,狄不倦入座之际,便反唇相讥道,“我可不像某些人,里子不行,连面子也差不多丢尽了。”
  
  “哼!”邵德锦闻言,一拍茶几,“姓狄的,你是什么身份?吕老门主还坐在这儿呢,四门三帮的脸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
  
  “行了行了……”没想到,下一秒竟是吕衍打断了他的话,“邵门主的好意老夫心领了,只是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担待不起。”
  
  这吕衍人虽老,脑子可不糊涂。
  
  之前双谐拿这说事儿的时候是什么场合?那是在七雄会之上——那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千八百个江湖同道都看着呢,那他们自是能用这套“论礼儿”的路数把狄不倦给架起来。
  
  但现在是什么场合?这是漕帮总舵的后堂,四门三帮内部的几位掌门和副掌门级人物在私下里谈判,这种时候你邵德锦扯这个?谁理你啊?还把我老吕举起来当尚方宝剑使……你是不是傻?
  
  “诶?你……”邵德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吕衍给堵那儿,脸上顿现尴尬之色。
  
  狄不倦是真懒得跟这废物多啰嗦,直接无视他,接道:“诸位,眼下这里也没外人,只有我们几个与‘那件事’有关的门派在,那狄某也就有话就直说了……”他顿了顿,“我可以对天发誓,派杀手去袭杀葛师侄、郭师侄、还有林少侠的人,绝不是我狄某,若此言有虚,我愿遭厉鬼讨命、不得好死、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哈!笑话!”对方话音未落,邵德锦便大笑道,“发毒誓就能当证据了吗?你问问在座的几位信你吗?”
  
  然而,鲁康、雷三娘还有吕氏兄弟,并没有笑。
  
  今天若是邵德锦在这儿赌咒发誓说这些,那的确是没人会信的,但狄不倦这样说……可信度却是不低。
  
  理由很简单——邵德锦是小人,而狄不倦是枭雄。
  
  小人有小人的便利,枭雄有枭雄的负担。
  
  像狄不倦这样的人,心高气傲,唯我独尊,他对别人的手段有多狠辣,对自我的崇拜就有多痴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