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盖世双谐 > 第九章 求医妙手仙

第九章 求医妙手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94章求医妙手仙
  
  左定坤自报家门后突然就这么一拜,无疑让双谐为之一惊。
  
  黄东来赶紧上前一步,搀了对方一把,并言道:“左大哥快快请起,咱们这是初次见面,我等怎能受你如此大礼?”
  
  “受得!当然受得!”左定坤的情绪还是有点激动,“当初若非二位少侠出手相助,我那三弟谢润怕是早已命丧浉河之上……我与三弟情同手足、同生共死,三弟的救命恩人,便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一拜是理所应当!”
  
  经他这么一说,孙黄二人很快也反应过来了……
  
  大约一年前,他们的确是曾与那一永镖局的第三把交椅“石中虎”谢润有过一面之缘,那时要不是有渺音子赶来救场,恐怕他们仨都已死在那兰若寺中了。
  
  “哦,原来是这个事儿。”两秒后,孙亦谐接过了话头,说道,“左大哥你这就太客气了,当日谢大哥与我们是共同退敌,谈不上谁救了谁,所以这‘救命之恩’,我们有点担不起啊……”
  
  “孙少侠不必过谦,那日的事三弟都跟我一五一十地说过,若不是有二位少侠和那位渺音子前辈出手,我那三弟哪还有命?”左定坤讲到这里,好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接道,“唉……只可惜,如今他已无法亲自再来谢过二位。”
  
  这左定坤是个粗人,心里藏不住事儿,任谁都能看出他这话里还有话。
  
  因此,孙亦谐也不跟他拐弯抹角,顺势就问道:“左大哥这是何意?莫非谢大哥他出什么事了?”
  
  “唉……”左定坤闻言,又是一声苦叹,随即便道,“这说来就话长了……总之,我三弟如今已是命若游丝,恐不久于人世……”说着,他又抬眼看向了亭中坐着的那位妇人,声嘶道,“前辈,您就发发善心,再去看看他吧!”
  
  他话音落时,孙亦谐和黄东来也双双朝那妇人和少女看去。
  
  此时那妇人仍是神情冷淡,默然不语,倒是那少女用有些嗔怒的语气应道:“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呢?师父她昨天就说了,你那三弟已没救了,你却仍要缠着我们苦苦相逼,我们走到哪儿你就跪到哪儿……好歹也是几尺高的汉子,你这样就不嫌丢人吗?”
  
  她这几句,确是实话。
  
  昨儿个下午左定坤就跑她俩住的客栈大门口跪着了,搞得人家客栈连生意都没法儿做;今儿个呢……她俩离了客栈想去吃个饭,左定坤也跟着去,虽然他不敢僭越上前,但他往人家店家门口一跪,她俩还能吃得太平?没办法,只能打包,来这郊外的凉亭喝一杯呗。
  
  “这位前辈,尚未请教?”黄东来这时也算找到了机会,趁势问了这个他刚才就想问的问题。
  
  此言一出,那少女便冷笑一声,带着几分傲气回道:“哼,你这小子,亏你还是什么黄门少主,‘妙手仙子’在你面前都不认得,真是有眼不识……”
  
  她这话未说完,妇人便用有些严厉的语气打断道:“馨儿,不得无礼。”
  
  尽管这位妙手仙子制止了徒弟继续往下说,但她这名号一出,黄东来自然已知晓她是谁了。
  
  这二十年来,江湖上总共有三位被称为神医的人物:其一,是“医圣”卿非云;其二,是“邪医”岳欺诚;其三,便是眼前这位“妙手仙子”扈宁儿。
  
  卿非云这人,一向是行踪飘忽,最近十年里已极少再有关于他的确切消息,几乎是“生死未卜”的状态;有人说他被秘密召进了宫去,被皇帝软禁了起来,也有人说他闭关钻研医术,早已死于密室之中,还有人说人间的医术已没有他不会的,所以他上山求道去了……反正都是坊间传闻,皆无确证。
  
  那岳欺诚呢,倒是好找,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庄园里待着。
  
  但……这个家伙,以性情古怪著称,他救人时除了要收巨额的诊费外,还喜欢去“考验人性”,试试别人“为了活命愿意付出什么”。
  
  比如有个帅哥找他来医病,他就可能会开出“我可以救你,但要毁你容,让你下半辈子做个丑八怪”这样的条件;有那恩爱的夫妻来找他呢,他就会问得病的那一个,“我救你可以,但你一辈子不能见你丈夫/夫人,你愿不愿意?”
  
  不少人到了岳欺诚那儿,命虽是保住了,但这人的后半辈子也废了……
  
  而最后这第三位神医扈宁儿,相对前两位来说倒是正常不少。
  
  她的父亲,乃是当年赫赫有名的“飞天毒王”扈扬;十七岁那年,扈宁儿便已将父亲的轻功和毒术尽数学会,甚至青出于蓝,再加上她本身又是一等一的美人,所以一出江湖便名动一时,人称“妙手仙子”。
  
  然而,在她二十岁那年,父亲扈扬忽然因病去世,让她顿感人生无常;同年,扈宁儿淡出江湖,归家守孝,并开始研习医道。
  
  医毒二道,本就有许多相通之处,扈宁儿又聪明过人,所以其医术精进得极快。
  
  转眼又是十余年过去,“妙手仙子”这个名号的意义,渐已从使毒的高手,变为了救人的神医。
  
  扈宁儿这人呢,待人时虽有些冷淡,但绝对比卿非云和岳欺诚靠谱多了,她答应了要医你,便会全力医治,虽说她要的价也不低,但并没有那么多别的破事儿。
  
  这年立冬前后,扈宁儿带着她的小徒馨儿一同来到这安丘地界,只为在这季节来此喝点儿地道的景芝高粱,再尝两口芝泮烧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