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痴迷 > 第八十九章 “你怎么忍心推一个孕妇?!”

第八十九章 “你怎么忍心推一个孕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英.国。
  
      曹焜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网友们的评论,一边跟国内易昶本部公关部的负责人开电讯会议。
  
      目前公关部已经开始下场控评、删评,官方微博号也已经开启了禁评模式,可还是拦不住网友们来势汹涌的恶评。这其中明显是有人组织的,发布的内容都不尽相同,全部都在暗戳戳地煽动情绪,带节奏。
  
      曹焜目前是把这事瞒着沈闻的,没有他指挥,办事效率低了许多。只能先顾着解决温舒纭被网络暴力一事、把恶评先压下去,至于查出来幕后到底是谁在捣鬼,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沈闻是一向不看娱乐新闻的,只要曹焜不主动跟他汇报,他是绝对不会知道的。况且这时候沈闻正扑在工作上,每天都忙得不着边,不会有闲情雅致去了解国内的消息的。他关心的,也就是昭城的天气近况,关心需不需要提醒阿纭加减衣服罢了。
  
      虽然自己就是沈闻的耳朵,只要自己闭麦,那沈闻的消息源泉就断了。可曹焜还是怕他从别人口中知道国内的事情,嘱咐了一圈人,又严格筛查接近沈闻的人,坚决不给他知道消息的可能。
  
      上午十点左右,他终于打通了温舒纭的电话。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做的,是先稳住温舒纭的情绪,然后再教她该怎样处理这种情况。
  
      可温舒纭却没有像他想象的那天哭天喊地撒泼打滚,反而很冷静,甚至还反过来安慰他,让他不要为这事上火。两人迅速地达成了共识——这事一定得瞒着沈闻。
  
      温舒纭说了,除了生死,都是小事,现在的一切都要以他这次极其重要的工作为主,不能让他因为她回国,让公司上上下下几万人的心血都白费了。
  
      挂断电话前,温舒纭还跟曹焜道了歉,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他们的工作量增加了很多,她很自责。曹焜则是惶恐了,董事长夫人给他道歉,这谁能受得住?!
  
      --
  
      温舒纭挂断电话后,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今天这一上午她接了太多电话,心烦意乱的,像有块石头压在心里,憋得喘不过气。
  
      但是总接电话也是好的,至少不会让她闲下来,想起那些网络上对她恶毒的诅咒。
  
      从来没有人这样骂过她。
  
      她虽然表面上装得淡定,但心里还是脆弱到不堪一击。她想起来那些恶评,就有一种无力感自身体深处涌出,将她包裹,让她窒息。
  
      【还是医生呢,这么恶毒,真是脏了医生这两个字。】
  
      【估计啊,她就是勾搭人家老公不成功,气急败坏,去害人家孩子了。】
  
      【绿茶婊,祝你以后的孩子缺胳膊少腿,活不过三岁!】
  
      【我是温舒纭的高中同学,高中时她就爱勾搭男生,可骚了,别看她长得那么清纯,实际上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
  
      【我手里有温舒纭跟医院院长车震一手视频,加薇观看,352635whs。】
  
      ……
  
      这些恶毒的语句就像一把把利剑戳在她身上,疼得她直流血。
  
      她是委屈的,自己明明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被别人追着骂?
  
      他们都没有自己的判断吗?为什么要信这种无稽之谈?
  
      温舒纭深深叹了口气。
  
      --
  
      手机在手里振动,温舒纭看了眼屏幕,是阿闻打来的电话。
  
      没立刻接他的电话,温舒纭先扯了扯嘴角,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免得被阿闻瞧出来不对劲。
  
      电话接通,温舒纭用最自然的语气跟沈闻聊天,“阿闻。”
  
      “做什么呢?”
  
      “在沙发上坐着呢,今天不上班。”
  
      “吃饭了吗?”
  
      “吃了。”
  
      两人聊的还是没有什么营养的话题。
  
      看到沈闻给温舒纭打了电话,曹焜站在一旁,捏了把汗。
  
      温舒纭没敢多聊,毕竟阿闻是那么敏锐,她怕自己露馅,说了没两句就打着要去洗澡的幌子挂了电话。
  
      曹焜见温舒纭没说漏嘴,也松了口气。
  
      --
  
      挂断电话后,温舒纭渐渐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发丝间也被冷汗濡湿,不均的呼吸间,她觉得眼前事物不清,一会儿黑一会儿白,就像接触不良的旧电视机一样,滋滋啦啦地闪现着雪花。
  
      反胃的感觉愈来愈强烈,头昏眼花间,她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复发了。
  
      短期内压力激增,这么长时间一直保持稳定的心理状态瞬间就崩塌了,一下子把她拉回到四年前那个低沉抑郁的状态。
  
      温舒纭自救的意识还是很强烈的,知道自己这时候该吃药来控制情绪,没敢多耽搁,套上衣服就出门买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