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痴迷 > 第九十章 “你说脏话的样子,真美.”

第九十章 “你说脏话的样子,真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温舒纭第一次听到母亲说脏话。她印象中的母亲,一直都是严肃不苟的,就算生气到了极点,可能只会拔高嗓音喊出来,但也绝对不会说脏话。说脏话这回事,似乎与她的身份不搭。
  
      可今天,母亲似乎变了。
  
      温母是刚刚得知女儿被网暴这回事,立刻就赶回了家,却没想到见到女儿被打这一幕。
  
      温舒纭双手支在地上,咬牙忍着身上的疼支起身子,她得去拦母亲,不能让她再打下去了,她身上还穿着军装,一旦被人拍下来就不好了。
  
      跟着温母的保镖一个盯一个地看住徐诚母亲的保镖,不给他们救自家主子的机会。
  
      温母虽然已有五十多岁,但由于保养得宜,看起来就像四十岁刚出头的样子。她一直有坚持锻炼,体力甚至都要比温舒纭这个不到三十岁的人旺盛,打起人来毫不费力,她扯着徐诚母亲的头发,往她脸上狠狠啐了一口,“你他妈打我姑娘,你怎么不去死?!”
  
      温舒纭脸上的鼻血已经凝固,颧骨处的那处棍伤已经变成了绛紫色,整个人狼狈极了。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母亲身后,抬手拉住她的胳膊。
  
      “妈,别打了。”
  
      温母的双眼里还是满满的暴怒,她甩开温舒纭,“你离远点!”
  
      “妈!”温舒纭拔高嗓音。
  
      温母正在扇徐诚母亲耳光的手停住了,她回过头,表情有些懵,女儿怎么还喊上她了?
  
      “妈,我疼。”温舒纭微闭着眼,身上伤痕累累,整个人可怜兮兮的。
  
      女儿都这样卖软了,温母哪还能再动手?立刻松了徐诚母亲,走到温舒纭身边,拉着她的胳膊,“走吧。”
  
      温母看着女儿脸上的伤,心里一紧一紧的疼,她都不曾这样对女儿下过手。
  
      “等一下。”温舒纭拍了拍母亲的手背,“我有点话要跟她说。”
  
      温母深深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由着她去了。
  
      徐诚母亲此时已被保镖扶起来了,疼得龇牙咧嘴。温母很会打,打了她耳光却没留下一点痕迹,但疼痛却是不少一分的,而且还在她身上看不见的地方下了狠手。
  
      “我不怨您打了我,您心疼那个孩子,我理解。”温舒纭半边脸是肿的,说话不太利索,忍着疼,一字一句地慢慢说道:“但是您必须得清楚两件事,第一,不是我推的罗茜,是她自己故意摔下楼梯的。第二,罗茜肚子里怀着的,根本就不是你们徐家的种。”
  
      徐诚母亲原本疼得抽抽的脸顿时僵了下来。
  
      老年人最为迷信,忌讳也最多。温舒纭知道这一点,特意在她面前发了毒誓,她竖起三根手指,“阿姨,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有半个字是假的,我就死全家。”
  
      信奉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温母听到这话,眉头皱成一团。
  
      “你……你说什么?”
  
      温舒纭手扶在腰上,风划过她的长发,遮挡住她的视线。刚刚被打的时候,她躺在地上,头发上沾满了灰,发丝间还缠了一片枯树叶。这大概是她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了。
  
      她用舌头顶了顶左鄂,一股血腥味,她没力气再重复一遍自己的话,冲徐诚母亲身后的保镖扬了扬下巴,“他们肯定听到我说的话了,您可以问他们,我还要去治伤,先走了。”
  
      话毕,她不再理会还未从震惊中走出来的徐诚母亲,转过身跟母亲上了车。
  
      身后,传来徐诚母亲苍老又悲凉的声音,“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说谎!”
  
      ***
  
      上了车,温舒纭率先报出一个地址。本来是打算去买抗抑郁的药物的,但被打了一顿也把她打清醒了,不用吃药了,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哪有时间让她伤春悲秋。
  
      “这是哪?不去医院吗?”温母扭头看她一眼。
  
      “不去了,我这不严重。”
  
      “这还不严重?!赶快跟我去医院!”温母瞪着眼睛,态度又强势了起来。
  
      保镖坐在前排,面面相觑,尴尬得不知道该听谁的。
  
      “车上应该有医疗包吧?我是医生,我自己给自己治伤就行。”
  
      “有,就在后备箱里。”保镖反应很快,从后视镜中看温母的脸色,征询她的意见,“要停车吗?”
  
      温母不说话,没什么好脸色,温舒纭敲了敲驾驶座的靠椅,“停车吧。”
  
      车子靠在路边停下,保镖手脚麻利地去取了医疗包,温舒纭取了药,给自己处理着伤口。
  
      伤口已成乌黑淤血状态,没办法处理,只能等它自己恢复,温舒纭只能把自己身上的擦伤拿酒精消消毒,贴个创可贴。
  
      沾了酒精的棉团碰到伤口时,温舒纭没忍住,脸抽了起来,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温母坐在一旁看着她的动作,脸色不太好,没什么好气地从她手里抢过棉团,动作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伤口,温舒纭愣了愣,没说什么,但这种心情是陌生的,这种体验也是陌生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